下一款永遠稀缺的時代,談成熟期初創團隊的共享共生機會

下一款永遠稀缺的時代,談成熟期初創團隊的共享共生機會

週末和朋友聊到的關於初創團隊的理想模型:

A,創始人+股權投資者,60%

B,團隊+資源助益者,40%(包含兌現條件,以及弱投票權)

資源助益者,比如:介紹好的人才+介紹靠譜的商業關係鏈+提供資質和政策應對…

只要有建設性,對做成事有益,就應該進入預期權益鏈裏

C,在把事情做成以前,權益鏈相關的所有人和資源,都應該進入艱苦奮鬥者模式

設定終極權益共識,誰懈怠誰就侵犯其他權益鏈的權益:做成共同利益優先,懈怠者退出

做成事的慾望應該落地,而不是飄着

大餅應該是:做成事,大家一起上新境界,而不是少數人上新境界其他人原地重來(原地重來,做事的心態一定是能對付得過去就行,而不是把事情做極致化)…

當前環境下,單靠火車頭一個喇叭吶喊,已經跑不動了,需要全員總動員,如果還有更多從外部向內部轉移的人和資源共同加持,就更合理了…

Super Mario Odyssey(from gamasutra.com)

Super Mario Odyssey(from gamasutra.com)

附錄1:

針對截圖的疑問,重新表述下,在Winner Takes All的環境裏,我覺得對初創公司來說有三個環節是非常必要的:

A,第一個是,產品設計和市場切入點,在Mass Market的前提下,做更深度的體驗設計(市場有需求,但現有產品沒好的改進策略)

B,第二個是,好的行業信念和產品信念,相信一件事並且不隨便動搖(不相信的就算了)

C,第三個是,有活力的團隊組織,這個活力就是:成員覺得做成這個事情,能讓自己站上人生的新臺階,最好能有機會成爲命運的轉折點

對初創團隊來說,第一要務是保障事情能成

而能成最大的前提就是激活企業內部活力,至於權益分散的潛在風險,拜託,與能全力以赴把事情做成相比,假想出來的風險什麼也不是

移動遊戲是可以靠單款產品博弈的領域,竭盡所能讓一款產品有機會能成纔是優先級,其他都是次要的

心態不開放,老擔心自己未來權益受損,一點意義也沒有(天下都還沒打下來,就提前煩惱有人要分封疆土很不划算…,可事實上,你並沒有打下天下這回事)

畢竟事情沒成,你連本都沒有了

附錄2:

翻看Appannie的數據,其實還是有一個問題可以說的:

結合昨天朋友圈聊到:

A,第一個,一款產品的營收是由小比例的玩家支撐的;

B,第二個,一個市場的容量是由少量頂級產品支撐的;

C,第三個,最拔尖開發者大部分也是靠極少數的產品支撐高位競爭力的

這樣的競爭環境,就回到了我們昨天的邏輯點:下一款,永遠稀缺

這也是我們所相信的:產品機會型的行業,解決方案一定在產品本身,所以探索產品設計這條路,大概沒有錯

本文整理自近期的朋友圈,歡迎探討交流,鄭金條,微信zhengjin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