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傳說]開發者:VR雖樂觀 但你得先活着

保羅·巴特勒(Paul Bettner)等待虛擬現實已經數十年,這也是爲什麼他的虛擬現實遊戲工作室 Playful 創造的遊戲《幸運傳說》(Lucky’s Tale,暫譯)會成爲Oculus Rift虛擬現實頭戴式顯示器的發售護航作品。

14

Playful的首席執行官保羅·巴特勒,同時也是《幸運傳說》遊戲的創造者

這款遊戲在3月28日Oculus Rift發售時作爲捆綁遊戲同期發佈。它有點像是馬里奧與《袋狼大冒險》(Crash Bandicoot)的結合體。由於Oculus Rift目前的發貨量還非常少,因此這款遊戲的銷量也非常有限。不過這間公司已經準備好在其他的虛擬現實設備上也發佈遊戲作品。

13

遊戲《幸運傳說》

Playful在2015年獲得了私人投資者2500萬美元投資後成立。巴特勒曾表示,公司的定位是爲距今十年後纔會出現的未來遊戲技術服務。據Digi-Capital的估算,虛擬現實市場到2020年時規模將會達到300億美元。但是首先,它需要存活到那個時候才行,因爲包括Unity的首席執行官約翰·裏奇蒂耶諾(John Riccitiello)在內都預警,人們已經打開了對虛擬現實“失望的缺口”。

巴特勒自己在過去也曾製作過一些熱門遊戲,比如在Newtoy的時候,他與別人合作開發了《與好友一起玩接龍》(Words With Friends),一款登陸Facebook平臺的填字遊戲,之後還成爲了Facebook以及移動平臺的熱門遊戲。2011年,巴特勒與他的兄弟戴維將公司以535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Zynga,《與好友一起玩接龍》現在也仍然是Zynga旗下了一個熱門遊戲系列,對用戶擁有龐大的吸引力。《幸運傳說》的製作吸收了不少巴特勒在以往取得的經驗教訓,它讓玩家在虛擬現實世界中找到一種放鬆的方式,並讓暈動症不那麼輕易發作。

“當我們開始爲Oculus開發這款遊戲的時候,我們爲這個項目定下了三個目標,這是我們始終在追逐三件事。”巴特勒最近一次在參加業內討論會的時候,接受了媒體訪談,“我們想要利用這種新技術以及環繞在它周圍的這股熱潮。我們並不是一間虛擬現實公司,雖然外界,包括我們的投資人都認爲我們是虛擬現實公司,這很正常,但在公司內部我們會告訴自己,我們並不是。”

“我們的任務是創造出能夠被人們所喜愛的遊戲角色與遊戲故事。我們更願意將自己視作是上個世紀20年代時的迪斯尼。虛擬現實就像是我們的大銀幕,讓我們的故事和角色在上面盡情表現,以用戶們從未見過的方式,讓所有的場景和角色顯得栩栩如生。在這個過程中,同時實現我們的另一個目標,讓公衆們形成這樣一種意識:我們所創造出來的這些,包括遊戲角色和遊戲世界,只有通過這樣一種新技術纔可以實現。”

“收穫用戶並不是我們在當下這個階段的目標。我非常同意約翰·裏奇蒂耶諾對虛擬現實的普及度及受衆接納程度趨勢的觀點。我們現在不應當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期望。我相信虛擬現實終有一天會讓那些對它抱有懷疑的人大吃一驚。我們爲此在做準備。我們並不是跟在數以百萬計的用戶身後滿足他們的需求。我們在嘗試創造出一些從沒有人經歷過的體驗,這樣人們就會真正意識到我們所創造出來的究竟是什麼。”

“虛擬現實是我爲自己的整個職業生涯一直在等待着的一個平臺。看看現在技術的走向,不斷地小型化,並且最終將與現實進行整合,我們將可以創造出環繞着人們周遭的環境,在自己的肩膀上或口袋中生活不再只是童話中的故事。”

“我們是最早與Oculus合作的開發商之一。我花了大量的時間研究技術的發展究竟會給遊戲產業以及我所創作的作品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思考什麼樣的內容纔可以不斷擴張我們的受衆羣體。但是我發現在我想要創造出的遊戲體驗與我想要獲取的受衆之間還存在着巨大的障礙。”

“當我通過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認識了帕爾默·勒基(Palmer Luckey),並見到了第一代的虛擬現實設備的原型時,我同時看到了一種新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可以消除一直困擾着我的那個障礙,讓遊戲被更多的新受衆所接納。”

“這話說起來可能有些奇怪,因爲現在的虛擬現實設備看起來仍然像是我們爲自己的頭上戴上了一個怪異的盒子。但是,與像《幸運傳說》這樣我們已經創造出來的作品一樣,我們可以創造出一些因爲某種原因玩家們在短期內難以體驗到的遊戲。比如像最新的馬里奧遊戲一樣複雜的3D角色動作遊戲,我們可以讓這樣複雜的遊戲變得像2D馬里奧遊戲一樣平易近人。”

from:騰訊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