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P遊戲和夢幻錯覺【自我慾望-絕對掌控力-躺着贏的能量】

本文的目錄:

第一篇F2P遊戲和夢幻錯覺【無休無止的自我慾望-絕對的掌控力-躺着贏的能量】

第二篇信念在做事過程中能夠釋放的最大價值

第三篇那些想站在Angry Birds肩膀上想做出更好產品的人真的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嗎

第四篇你帶着超級期待做事,但市場並不認爲你的努力付出有絲毫價值

第五篇成功的公司,更加看重窗口產品的時機帶來的戰略意義,越清楚捨命博弈的價值

第六篇從挫折和磨難中走出來的人,更清楚自己的缺陷,自己的障礙和自己的訴求,更加能屈能伸

goosebumps(from gamezebo.com)

goosebumps(from gamezebo.com)

第一篇F2P遊戲和夢幻錯覺【無休無止的自我慾望-絕對的掌控力-躺着贏的能量】

2010年這篇對F2P遊戲的營收界定,基本上就是整體F2P遊戲的盈利路徑:

To Succeed In Free-To-Play, Exploit Human Weaknesses

找到玩家能欣賞的題材,玩法和交互氛圍,然後給玩家提供好的遊戲體驗,在體驗的基礎上深度挖掘用戶的付費需求,做到讓玩家在沉浸中情不自禁地花錢

而最核心的驅動是:讓玩家在遊戲中產生一種夢幻錯覺【我是最好的】

釋放玩家的:無休無止的自我慾望-絕對的掌控力-躺着贏的能量

本質上,就是我們前幾天的朋友圈描述的這段:

MMORPG遊戲裏的Asia Style / Korean Style / Chinese Style最顯著的五大特徵:

A,Pay To Win System

B,Winner Takes All Rule

C,Weapons Make Game So Successful(In App Purchases)

D,Auto Combat(Auto Play,Watching System,Skip & Fast Forward)

E,Groups VS Groups Combat

最近的經典案例就是Lineage 2:Revolution,只在韓國市場就以月營收2億美元,連續四個月排名全球移動遊戲Grossing Top 10

第二篇信念在做事過程中能夠釋放的最大價值

瀏覽了下Oprah Winfrey的What I know for sure,有個問題很有意思

芝加哥太陽時報影評家Gini Siskel向Oprah Winfrey提問:你堅信的事情是什麼

雖然不是那麼明確,但前不久我聽到的另外一段演講,似乎在重新演示相似的邏輯

Oprah Winfrey在哈佛大學的演講:

她從事業巔峯,爲了追求更高的挑戰,受挫而跌入人生谷底時,是如何熬過最艱難的時期的

她問了三個問題:

What’s your true calling

What’s your Dogma

What’s your purpose

如果你足夠忠於自己的事業,足夠堅韌

trouble trouble don’t last always

By and by … When the morning comes

標註下第一張截圖的這句:我只身前行,卻彷彿帶着一萬雄兵

第三篇那些想站在Angry Birds肩膀上想做出更好產品的人真的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嗎

一直以來Rovio因爲受限於只是深度挖掘Angry Birds單一品牌而備受詬病

但事實上感覺Rovio的原高管們可能都不太這麼想,他們想的是在Angry Birds成功的基礎上創造一個更高的輝煌【是時候乾點不一樣的大事了】,企圖心比外界想象的還要大

當然這個所謂的大事沒有發生在Rovio內部,而是轉而寄託到他們自己能掌控的全新工作室

舉幾個案例:(以下舉的產品是他們工作室的第一款或前兩款遊戲,這些才能代表他們離開Rovio做自己夢想的初衷)

原Chief Executive Antti Sten和Chief Creative Officer Tuomas Erikoinen創立Boomlagoon,推出Noble Nutlings和Moons

原Chief Marketing Officer Peter Vesterbacka創立Lightneer,推出Big Bang Legends

原Vice President Jami Laes創立FuturePlay,推出Farm Away和Build Away

原Vice President Petri Jarvilehto,Vice President Andrew Stalbow和Vice President Philip Hickey,創立Seriously,推出Best Friends

原Vice President Teemu Huuhtanen創立Next Games,推出Compass Point:West和IP作品The Walking Dead:No Man’s Land

假設他們都留在Rovio內部,按照他們獨立後做的第一款產品的標準,第二款類Angry Birds效應的作品有戲嗎

當初他們的宣言基本都是:If we play our cards right,we just might end up with the next Angry Birds

第四篇你帶着超級期待做事,但市場並不認爲你的努力付出有絲毫價值

在移動遊戲業,非常殘酷的現實是:你帶着超級期待做事,但市場並不認爲你的努力付出有絲毫價值

所以覬覦西方市場的DeNA和Gree相繼撤出歐美,Mixi的Monster Strike風行日本在北美連grossing top 500都比較艱難

任天堂更看好Super Mario Run模式,但只有5%的付費解鎖率讓他們不得不偏離了營收預期

同樣帶着大使命的Dawn of Titans(Zynga)-Marvel Avengers Alliance 2 (Disney)- TitanFall:Frontline(Respawn / Nexon),在偏離預期的同時,順便更改了開發者企圖由此順勢而上的新格局

第五篇成功的公司,更加看重窗口產品的時機帶來的戰略意義,越清楚捨命博弈的價值

昨天的這篇通讀過幾遍,給我最大的感觸是:成功的公司,更加看重窗口產品的時機帶來的戰略意義,越清楚捨命博弈的價值,越知道事情做沒做好的殘酷

能不能順應趨勢,在恰當的時機卡住關鍵的產品位置,基本就能左右整個公司的格局和未來價值

PC向Mobile遷移期的微信,4G爆發後Usability+Social+Mobile的MOBA大作王者榮耀

基本上人是產品的勝負手(視野+執行力),產品是公司競技的勝負手(用戶使用需求的演進,讓產品始終處於更迭狀態,誰抓到機會誰在下一個階段勝出)

……………………………………

一個公司做過的事情中,可能有很多事情都不靠譜,但是關係不太大,一件事情成功後,做的所有事情加在一起就很有價值。所以,最重要的問題就變成:如何保證那件至關重要的事情能做成功

對於公司而言也是,有些事情聽上去光鮮,或者折騰了很多,其實對公司的發展沒有太大幫助,沒有真正的改變組織的命運。真正改變組織命運的,就是一個產品或業務突然殺出來,改變了整個公司的格局。這種情況下,最重要的就是,能夠建立起一個機制和體系,讓這個改變格局的產品,有機會出來

…………………………………………

從創業做事的角度,不能保障先有好的匹配需求的產品當敲門磚,就一定是在自我消耗做無用功

其實,小團隊更盲目,基本都體會不到產品時機的焦慮

第六篇從挫折和磨難中走出來的人,更清楚自己的缺陷,自己的障礙和自己的訴求,更加能屈能伸

大概Mark Zuckerberg所說的The greatest successes come from having the freedom to fail就是一種典型的共同價值觀

我在不同的人那裏聽到了相似的邏輯,比如:

A,Denzel Washington在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演講:一個I continued to fail,and I failed,and I failed,和I prayed,and I prayed,and I prayed的人的勵志話題

I’ve found that there is nothing in life is worthwhile unless you take risks

To get something you never had,you have to do something you never did

So,you will catch a break,and i did catch a break

B,Sean Combs在Howard University的演講,在回憶自己的過往時,和大部分的演講者相似,模版一樣地提到三個方面的內容:

A,自己也是從最普通最看不到希望的人羣裏站出來的,過去只是小出發點,現在和未來才值得用心對待

B,感謝自己的堅韌和執著,在最困難的時間和環境裏,仍然沒有放棄自己對未來的期待,仍然孜孜不倦,等着屬於自己時刻的到來

C,感謝時機和命運女神的眷顧,時刻準備好,抓住任何一個改變人生的機會,沒有人知道拐點在哪裏,也許就在下一刻,也許還在更難熬的某一刻

and most importantly, making the most of the blessings that God blessed me with

C,人力資源總監Regina Hartely在TED的演講中着重提到了如何發現,挖掘和倚重:一出生就被打上坎坷烙印,註定要更艱難纔不會被遺棄,要更專注和百倍付出纔有可能站上更高的臺階,同時一不小心就會被重新擠入深淵,戰戰兢兢自我奮鬥的人羣

她以她漫長的人力篩選和識人生涯進行了一次甄別探討:

C1,從挫折和磨難中走出來的人,需要更堅韌,更專注,更有理想情懷,才能扛住各種不可能最終熬着走到公衆視野,而相應地這些品格會在職場中更閃耀

這是前提,自甘沉淪的人不會有改變自己的使命和意志

C2,從挫折和磨難中走出來的人,更清楚自己的缺陷,自己的障礙和自己的訴求,更加能屈能伸:再難的現在和未來也不會比過去的糟糕狀態更難,而他們熬過的苦難,足以讓他們更堅韌地面對所有的壓力,他們的唯一抗壓風險就是破釜沉舟地逆襲過去

本文整理自近期的朋友圈內容,歡迎探討交流,鄭金條,微信zhengjin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