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產品:妥協,在放棄產品理想的同時就有掉入平庸的風險

本文主要來自昨天的朋友圈,主要由三篇分享組成,分別是:

第一篇:關注產品:妥協,在放棄產品理想的同時就有掉入平庸的風險

重新回顧一下Jim Carrey在Maharishi University Of Management的演講:你不敢冒險追求自己喜歡的愛好,轉而妥協尋找更保險的謀生方式,很大的概率是你的理想廢棄了而穩妥的生活其實也不咋地,然後你進退維谷地認命了當一堆平凡的肥料奉獻給新一代,大概這就是最容易複製的人生

I’m the proof that you can ask the universe for it,please (我都掙扎着尋找到自我價值實現的人生了,現在輪到你們了)

king-IPO(from game.dapps.net)

king-IPO(from game.dapps.net)

…………………………………………

我想表達的其實是:同樣花時間和精力做事,爲什麼不好好做一件有價值的事,來成就自己,而是要瞎折騰做無聊的事呢

…………………………………………

我在三個不同時間段探討的話題,內容性質幾乎是完全一樣的,只是表達角度稍微有點差異,總結起來也就是這句:做10個1%的事,肯定不如做一個10%的事

A,肖恩帕克給馬克扎克伯格灌輸的Facebook未來理念

你們不是在做幾個學校幾個用戶的小事,你們在做的是一個即將估值10億美元的大事,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格局,愛德華多隻想把幾個用戶做廣告變現,而馬克只知道要把網站做得很酷,但他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以及應該是什麼樣子。

特別是他舉的一樣的付出,你可以釣一條800磅的金槍魚,也可以釣十四條鮭魚,但問題就在這裏:你做了很多小事,很快一件一件都會失去意義,但你用來做了一件大事,這件大事就會成爲你一輩子的榮光

B,Zeptolab公司談Midcore遊戲的未來策略

We don’t want to be a publisher with tons of titles, we just want to find one or two and focus on it for a long time(核心定向突破而不是多佈局規避風險,做10個1%的事,肯定不如做一個10%的事)

C,一堆中庸偏上普通產品集羣的概念,在當前階段已經明顯不如一款拔尖產品能釋放的效能了

現階段博弈的都是:做出一款有好的受衆面,且能持續讓用戶長期沉浸體驗的產品

極少量能夠深耕且變現通道通透的產品,短期內就能塑造出一家公司在行業中的領先地位

在Winner Takes All的格局下,(新創公司)做出一般的合格產品就是在做無用功,結局也是浪費資源,折騰的餘地就會死窄

這種趨向讓產品的製作判斷更難:保守和保險,變成了很致命的錯誤

以前我們說(新創公司)冒險的風險性很高,其實現在四平八穩的風險性更高

如果【新創公司】產品不能和當前Winner格局互補,同質策略基本就是以卵擊石,不會有存活機會,如果不能在合規基礎上有適當冒險,立項可能也是多餘的

第二篇堅信你認定的目標,忠於你自己的事業,堅韌前行

聽了很多頂級企業家在高校的畢業演講,比如:Elon Musk,Steve Jobs,Sheryl Sandberg,Michael Bloomberg,Mark Zuckerberg,Oprah Winfrey

基本上都有幾個共同的特點:

A,第一個是,堅信你認定的目標,忠於你自己的事業

別人怎麼看,怎麼評價,都不重要,他們有很大的概率看不懂你在做什麼和你想做什麼

如果你做得符合大部分人的意圖,那基本上你做的事,價值和意義都比較一般

B,第二個是,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走到哪裏,但他們爲了自己的構想時刻全力以赴

在過程中,他們也很普通,也要扛住很多壓力,熬過很多的困難

直到有一天,他們的堅韌,等來了事情的轉機,突然柳暗花明,突然人生站上了舞臺的最中央

這一切,只是:他們堅信自己的選擇,堅韌前行,全力以赴

C,這是Twitter聯合創始人DickCostolo 在密歇根大學的演講,題旨是:先把事做成了,其他都會有的;沒有做成事這個前提,其他的就是寫好了劇本,也不會上演

所以事情就會變得很簡單:

A,第一步,You have to figure out what you love to do

B,第二步,Bet on yourself

C,第三步,Put yourself out there

D,第四步,Be in this moment,Now be in this moment

我很喜歡這種態度:Bet on yourself

這跟我們前兩天說的捨我其誰這句是一樣的邏輯

if there was a team that people should invest in or place a bet on it would be us

D,這是Oprah Winfrey在哈佛大學的演講:她從事業巔峯,爲了追求更高的挑戰,受挫而跌入人生谷底時,是如何熬過最艱難的時期的

她問了三個問題:

What’s your true calling

What’s your Dogma

What’s your purpose

如果你足夠忠於自己的事業,足夠堅韌

trouble trouble don’t last always

By and by … When the morning comes

E,這是Jim Carrey在Maharishi University Of Management的演講:你不敢冒險追求自己喜歡的愛好,轉而妥協尋找更保險的謀生方式,很大的概率是你的理想廢棄了而穩妥的生活其實也不咋地,然後你進退維谷地認命了當一堆平凡的肥料奉獻給新一代,大概這就是最容易複製的人生

I’m the proof that you can ask the universe for it,please (我都掙扎着尋找到自我價值實現的人生了,現在輪到你們了)

第三篇:後來者唯一的路徑,只剩下好好挖掘用戶體驗這條路

比較了下SuperData Research發佈的移動遊戲營收榜單,在2月份-3月份-4月份的Top 10 Grossing裏始終由以下10款遊戲把持(不同的月份這10款遊戲內部排名位置稍有調整)

Clash Royale

Monster Strike

Clash of Clans

Game of War: Fire Age

Fantasy Westward Journey

Mobile Strike

Honour of Kings

Pokemon GO

Lineage 2 Revolution

Fate/Grand Order

有幾個問題相對明確了:

A,設計得理想的遊戲,即便只是區域化發行也有超級強大的營收競爭力(Localization,不一定非Globalization,本地化只服務一部分區域用戶也能夠獲得大額營收體量)

B,這是一個由大體量市場買量投放和用戶沉浸依賴共同把持的環境

新產品脫穎而出的壓力越來越大:

B1,有沒有大額度的市場和買量預算

B2,這些大額度的市場和買量預算敢不敢賭在新產品上

B3,新產品相比這些已經養成用戶沉浸依賴的老產品,有沒有體驗上的競爭力

C,匹配用戶體驗需求的移動遊戲也具有超長的生命週期,和週期內超強的營收競爭力

絕對不是很多偏見所認爲的:移動遊戲適合快速收割,而不是成長經營

而這種根深蒂固的偏見,同樣也影響了移動產品的負面設計思維

D,後來者唯一的路徑,只剩下好好挖掘用戶體驗這條路:匹配移動端特徵的-匹配用戶存在的但沒釋放的體驗習慣-匹配用戶的易用性需求

………………………………………

所以,期待我們準備中的Social Polis也能找準用戶的體驗需求點,同時把易用性做到極致

歡迎探討交流,鄭金條,微信zhengjin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