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產品時機纔是遊戲行業真正的命運女神及其他

第一篇關於重新思考自己在團隊中的位置和價值性

在商業和產品環境裏,如果遵循以下思路,大部分的問題都能規避掉:

A,我在團隊裏扮演了什麼角色,我能給團隊提供什麼價值

B,我對團隊變得更好有積極作用嗎

如果我確認不了我在團隊中的角色是什麼,我不知道我能給團隊提供什麼價值,我也不知道我對團隊的未來變得更好有什麼幫助,那我在團隊裏的意義是什麼

以上,然後纔有機會看得到團隊集體智慧努力後對參與者的成長回報

user-types-2(from gamasutra)

user-types-2(from gamasutra)

第二篇關於表裏不一的人基本是最壞的人的歷史判斷

昨天聊的從歷史充分現象來印證現實中人的行爲特徵其實還是很有趣的,特別是:當一個人既要彰顯人前沽名釣譽的虛名,又要滿足私底下無限膨脹的實利,這種偏向極端表演慾望的性格特徵,基本上意味着嫺熟的厚黑手法以及做好了做盡壞事的準備

基本上人前只愛虛名,人後只愛實利的人,都逃不開歷史車軲轆的痕跡

第三篇關於我們是否有能力改寫註定平庸的命運

Philip Zimbardo在TED演講的話題:一個看似普通的人如何越線,以驚人毅力將自己打造成英雄,或以肆意放縱將自己墮落成惡魔

大部分人的一生都只是養育下一代的肥料,在離世時所有曾存在的痕跡都會像沒有發生過那樣被完全擦掉

這是我所恐懼的【什麼都是普通的,什麼都是可以替代的,什麼都是可以遺忘的】

不管你怎麼掙扎,被定義爲普通的標籤,就意味着你的一生不過是自生自滅

Philip Zimbardo以Lucifer爲例來聊最完美的善也可以滑向最醜陋的惡

但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擺脫自生自滅最後被殘忍擦掉任何一切的註定的命運的圈套

如果你覺得你很有存在感,稍微拉長點時間你就被徹底稀釋了,再拉長一點時間你就完全被沖淡了

沒有人會知道你曾存在過,你所驕傲的所謂豐功偉績在你自家的族譜裏也沒什麼後代會感興趣

我覺得我自己,包括更多更多的人,首先考慮的肯定不是防範Lucifer向惡的演變,而是如何防止自己簡單地淪爲歷史級別的純粹的下一代的肥料,在離世時被時間擦拭得一乾二淨

成爲純粹的肥料是每一個人過完這一生最簡單的模式Easy Mode,幾乎不會有難度就實現了

所以超級期待自己挑戰Death Mode,做I have a dream of being a writer / Producer like…的大夢

反正輸了,最差也是保底做肥料,好像也沒什麼可輸的…

So God’s favorite angel was Lucifer

第四篇關於產品時機纔是遊戲行業真正的命運女神

孵化過100多家公司的商業大亨Bill Gross在TED聊創業公司成敗的決定性因素(同時還參照了其他100家市場上典型的公司):

最核心的要素是產品的時機

不在合適的窗口期,大部分的努力都要白費

這是非常非常殘酷的問題,可惜很多人太鴕鳥,不願意承認,時機纔是真正的命運之神

我在我的朋友們裏一直在宣揚這個邏輯,大部分人覺得不就是做個產品嗎,裝什麼裝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

所以貼一下Bill Gross的這一句:

Everybody has a plan,until they get punched in the face

第五篇關於超級領導力經常性失效的分析

Roselinde Torres在TED探討了一個看起來無解的問題:爲什麼那些曾經證明過自己的超級領導者,在臨危受命領導一家曾經輝煌但經營不善陷入困境的大公司往往力不從心

比如扭轉不了Zynga的DonMattrick,扭轉不了Yahoo的Marissa Mayer

一家陷入困境的大公司選擇新的救世主,往往非常苛刻,千挑萬選,只爲等來那個能力挽狂瀾的領導者中的領導者

Roselinde Torres從自己的調研中得出結論:每50個超級領導者開出的新葯方,只有1個能發揮好的藥效

領導力有它的獨有價值,但這個價值與特定的從業環境更匹配,在一個地方風生水起管控出色,更多得益於:公司的高速成長和積極向上的公司心態和氛圍

這是來自意氣風發團隊超強向心力的自我塑造

而出現疲態和陷入困境的公司,再好的制度和政策也拉不住離心力的破壞和瓦解

終歸來說,所謂領導力牛,沒有公司的向上氛圍支撐,也是紙老虎

第六篇關於屏蔽掉沒有任何建設性意義的消極和負面才能找到自己

來自TED Ric Elias的演講:向死而生的人是如何重新領悟生命的深度的

Ric Elias在經歷空難僥倖存活下來後,重新定義的生命態度:

A,I no longer want to postpone anything in life

任何事想到的就去做,凡是不想立即做的,都不重要

B,I decided to eliminate negative energy from my life

沉浸在自己的選擇裏,屏蔽掉沒有任何建設性意義的消極和負面

消極和負面除了會消耗自己,還會瓦解自己的人生企圖

………………………………………

我的偶像Fyodor Dostoevsky在臨被處死前的五分鐘得到赦免,從此人生思考進入掘地三尺對靈魂進行黑與白的深度拷問

魯迅在談陀思妥耶夫斯基提到的:

A,穿掘着靈魂的深處,使人受了精神底苦刑而得到創傷,又即從這得傷和養傷和癒合中,得到苦的滌除,而上了蘇生的路

B,凡是人的靈魂的偉大的審問者,同時也一定是偉大的犯人。審問者在堂上舉劾
着他的惡,犯人在階下陳述他自己的善;審問者在靈魂中揭發污穢,犯人在所揭發
的污穢中闡明那埋藏的光耀。這樣,就顯示出靈魂的深。

…………………………………………

A,I no longer want to postpone anything in life

任何事想到的就去做,凡是不想立即做的,都不重要

B,I decided to eliminate negative energy from my life

沉浸在自己的選擇裏,屏蔽掉沒有任何建設性意義的消極和負面

消極和負面除了會消耗自己

這兩條也是我過去很長時間努力的方向,總體上第二條做得比第一條好些

white tanooki suit(from gamasutra)

white tanooki suit(from gamasutra)

第七篇堅實的付出是夢想與空想之間做大的區別

這段訪談很有意思:How would you rate your success,on a scale of 1-10?

我們評論起人的時候通常頭頭是道,甚至談到他人的成功時可能還偶爾條理清晰地充滿不屑

可是在直面和審視自己的時候,卻經常會有莫名的慌亂,憂傷和悔恨:歲月被無情地蹉跎了,藏在心底的夢想被殘酷地荒廢了,想要再掙扎有所作爲已經力不從心

當看到每個人黯然神傷給自己打低分的時候,

其實我還是很有底氣想給當前的自己打個8分的,用以感謝以前的自己:

A,給自己找到了清晰的人生理想,且毫不動搖

B,做出了很多很艱澀但踏實的積累付出

我很少羨慕別人的成功,那是別人的努力付出應得的

雖然我還在路上,但我有時間和機會做得更好

特別期待我變成老頭的時候,再來回答這個問題:How would you rate your success,on a scale of 1-10?

那時候來一個心滿意足的微笑就好了

………………………………

前幾天寫的,Lux Narayan在TED的演講:從紐約時報的訃告裏看到不同的人生價值Trying to be famous in death

這是我以前在分析福柯《詞與物》時記錄的:每個人都註定要像沙灘上的一張臉隨時被歷史毫無痕跡地抹掉,從長久看人甚至不能獲得方寸的落足之地,即便你把自己刻印成鉛字試圖僞裝成遺蹟,也要像所有的千百種動物一樣毫不起眼,你所標榜和冠名的不過是索緒爾所稱爲的語言的隨機,你毫無特徵性不過是普遍的人而人僅僅是陽光下耀眼的氣泡終究要破裂

這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恐懼:

如何找到自己的聲譽價值

I have a dream of being a writer like Fyodor Dostoevsky & I have a dream of being a producer like Julian Gollop

與此相比,其他都不太重要

第八篇關於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的共享思維

在管理領域慢慢摸索中,也期待自己能做得更好的板塊:

A,第一個是有共享精神,讓真誠做事和自律做事的人得到超乎期待的回報(與此同時,讓不符合做事價值觀的人,儘快去重新尋找符合和適應他們自己的新環境)

以下來自《詩經-衛風-木瓜》 :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爲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爲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爲好也

這也是我們一直在聊的:真誠-自律-共享

B,第二個是獨立決策,併爲判斷承擔責任。讓團隊始終有明確的方向,而不陷入產品和路線無謂爭執。讓團隊保持目標一致,行爲一致,用心用力一致,減少內耗和危害甚重的產品妥協

以下來自Pearl Harbor的劇情設計:羅斯福總統和幕僚一起商議如何應對珍珠港事件

說明了一個事情:事不分大小,還不分場合,在做之前總有人以【這不行,那不行】以謹慎爲名,列舉出總總不可能

你不做你怎麼知道不可能,以你那有限的腦容量和沒什麼用的經驗判斷的?

在座的每個人都胸有成竹了纔敢行動【能讓所有人同步滿意的方案,必定充滿了妥協,或者直接勝算10000000%失去了博弈空間】,拜託,已經確定必勝了,那叫優勢碾壓,那不叫【爲了更好的未來做一次值得的冒險】

不冒險哪裏來的驚喜成果

Do not tell me…it can’t be done

C,第三個是用行動來證明自己有帶領團隊能贏的實力,如果你做不到帶領團隊能贏,帶領團隊因爲產品改變命運,你所謂善良出發點都會變成一個笑話

以下來自老電影Coach Carter,列舉其中的幾段筆記:

C1,在嚴重依賴配合與協作的Team中宣揚團隊至上的理念,Coach Carter的做法有兩種方式:

第一種是,強調協同的契約精神,讓每一個成員做出選擇,要麼認同契約踐行契約,要麼不認同就離開團隊

第二種是,宣揚共進退的理念,你不能讓自己成爲團隊的短板,不然所有人都要受到你的拖累,催發成員的團隊責任

C2,你的Team可以質疑你,你的Team執行力可能很低,不明真相的羣衆可以質疑你,在這種你連掙扎都沒空間的環境裏,你的倔脾氣,你的超級毅力,以及你的無敵自信都只是點綴,真正能證明你的一定是你自身具備的職業技能,讓散漫的人不散漫是紀律,讓自暴自棄的人找回自我是攻心戰術,但支撐這一切的是你要帶不知道什麼是成功的人能贏,你要帶從沒成功過的人除了看見希望,還要真正能贏,你之前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才能成立,如果你沒有能力帶他們能贏,他們一定唾罵你攪亂了他們正常的生活,這個就是真正的難:你要主動對抗慣性,你就要有足夠的Power拉得住慣性,不然這些慣性一定反過來把你生吞活剝掉

本文梳理自週末的朋友圈,歡迎探討交流,鄭金條,微信zhengjin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