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遊戲市場的產品型特徵,侷限,人才瓶頸和其他

關於遊戲市場的產品型特徵,侷限,人才瓶頸和其他

第一篇

最近幾年港股新上市遊戲公司,除了極個別,大部分都受困於:產品的延續性壓力,虧損和不符合預期的財報,以及不夠亮眼的競爭力產品規劃,股價表現糟糕。

這也是產品型行業最典型的特徵:公司可以有很多錢,有很多資源,有很多戰略佈局,可以招募各種昂貴人才,可以有很優渥的開發環境,但不一定搞得定匹配市場需求的可經營產品

也是這種有資源也不一定搞得定產品的行業特徵,讓我們始終相信一個事情:

這個行業,只要依賴產品,就不會存在完全壟斷,只要產品延續性出現階段性斷層,壟斷就會出現缺口

不久以前Grossing榜單前十,騰訊只有一款入榜,大家可以回顧一下,那個時候輿論是怎麼說騰訊可能存在產品危機的

這個就是產品型行業始終有的窗口

IdealEngagementLoopBlk(from gamasutra)

IdealEngagementLoopBlk(from gamasutra)

我們以前在分析曾成功公司衰退問題,提到的幾個板塊:

A,做出過業績的人掌控了產品的話語權,導致產品思維本質上是【刻舟求劍】的經驗型的,這個離主動市場的進化就會產生差距

B,在續作上虛耗機會,低成功率讓續作開發成爲一個看起來更保險和穩妥

但產品的特徵一般都是一代亮眼,二代平庸,三代就要被嫌棄了

國內做續作,本質上就是微調和換皮

沒有新鮮體驗就是產品的大忌

C,在財報和KPI壓力下,快速擴張,新開N個項目,談不上有沒有方向,也談不上有沒有節奏,擴張是必要的工作,因爲產品是你必須去做的,而不是你想做的,結果大部分可想而知

這個過程唯一的價值就是:磨礪團隊,團隊成員獲得打怪升級價值經驗

但關閉項目和裁員,讓上面做的,其實就是培養人的善舉,僅此而已,這人培養後還不一定爲公司所用

D,公司沒有合理的機制去處理員工發現的產品機會,比如怎麼去確認這個機會的價值,比如怎麼去扶持員工的機會和共享可能的成果

更多情況下,新的機會都被員工帶出去獨立發展了

這個就是問題:老的有機體需要新活力補充,而新機會又沒有辦法留在母體共生

很容易導致創造力斷層

E,大部分的公司產品立項,基本都是管理層意志,而自上而下的意志,經常是偏離基本的市場需求的

公司再怎麼變革,怎麼引入新活力,如果產品始終框束在管理層的喜好視野,怎麼變都是舊瓶裝新酒

套路在,產品就會是原來的產品

第二篇

每次財報季就是市場的集體憂傷期,各路行家就會開始剖析數據做判斷:【現有市場】是騰訊網易的,連【增量市場】也是騰訊網易的。

很明顯,最近的【悲觀症】濃郁了一些

只是大家忽略了一個基本前提:遊戲業是一個【產品型】市場

產品+資源纔是行業的驅動力

有營收價值和前景的產品,誰都稀缺

誰打造有市場嗅覺的產品,想幫你一起實現共生共贏的資源就很多

其實沒有好產品,好資源也沒有自我重複放大的基礎

【不煩惱做不出好產品,煩惱市場格局僵化是沒有意義的】

沒有產品,或者你做不出好產品,把你回退幾年放到百花齊放的時代,你也成功不了

我們上次聊到的:既然獨力不能贏,那就把自己重新定位成價值產品的拼板和超級資源共生,更早以前很多二梯隊的公司都已經這麼做了

當二級梯隊的大公司也在找比自己還大的資源通道,行業的路就剩下一條:踏實做有營收前景的產品

………………………………………………………
【我覺得做產品的第一原則就是:認清市場,尊重市場,在市場演進的邏輯裏找到自己的位置】

不尊重市場和適應市場,逆勢做事就很難
…………………………………………………………

在這波大潮流中,處在【劣勢】環境裏的公司,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踏實做【有營收前景的產品】,產品纔是突破口,能解決大部分的煩惱

做出好產品前,提前煩惱,那是動搖信念,沒有信念你還能在劣勢環境裏踏實做事是不可能的

沒有合適的產品,不管時代好壞,資源多寡,都沒有機會

所以我很不喜歡那種:要麼,偏離現實約束瞎拍腦袋死樂觀的;要麼,套個市場數據就把自己悶在鐵屋子裏臆想絕望的

離開產品空談市場,不就是耍流氓嗎

不相信你正在做的事有機會變得更好,那你還做個屁

以上,主要是看這兩天的新聞,我想說,看新聞再做事,心會累死

(昨晚寫的,讓給足球狂歡,現在貼)

IndieDevDiary1-GameDevelopment(from gamasutra)

IndieDevDiary1-GameDevelopment(from gamasutra)

第三篇

困擾廈門遊戲業很多年的【人才瓶頸問題】本質上不是【高房價嚇跑了從業者(北京深圳的房價壓力比廈門還高)】而是【相對脆弱的行業生態】限制了廈門遊戲業的人才吸引力

這個脆弱包括:

A,城市的整體遊戲產品產出競爭力不理想,這種形態跟公司經營一樣,會釋放整體偏萎靡的風氣

而風氣是行業活力的一部分

特別是【代表型公司】整體轉向【保守成長】或【隱性衰退】時,從業環境中那種銳意進取的氣質就會被消解掉

而銳意進取的精神是產品型行業最核心的探索力

B,同樣因爲具有強競爭力產品的普遍缺失,導致了不同公司跟着少了對人才向上吸引力的籌碼

向上吸引力是工資和福利外最強大的入職驅動力,包括非常重要的三個層面:

1)你跟着公司和產品,能不能獲得超正向的進階通道,包括你的行業認知,你的從業技能,你的產品經驗,你的市場視野,你的行業聲譽,你的投入收益,是不是有機會水漲船高

【還是隻是做了一次拿勞力換工資的低效投產比(拿時間換工資,歷史上性價比最低的事),這首先就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2)你所在的區域除了你當前入職的公司具備競爭力,是不是還存在其他各種層次活躍的競爭力公司

這意味着你從業的環境是不是存在:

一)你有流動和價值遷移的機會,而不是在看不到希望時還被綁死

二)你處在一個上下游資源配套相對完善的環境,你如果獨立創業,有資本支持,有人脈支持,有人才支持,有政策條件支持,有上下游配套資源支持

【如果你發現你環顧四圍心茫然,這樣的區域行業生態就很脆弱】

3)城市對外圍資源的附着吸引力,特別是專業人才能夠在這裏發現從業和創業充滿各種值得期待的可能性

一)在這裏,有沒有合適的公司環境可以一起配合打造出競爭力的產品

二)在這裏,有沒有可能獨立組局帶領合適的人羣打造出競爭力的產品

在遊戲這樣的產品型行業,產品纔是一切的生命線

而生命線的希望在合適的有活力的從業生態環境(出競爭力產品概率高),當然沒有活力環境也可以做產品,但那種難就是另外一種境界的難(出競爭力產品概率低)

……

回到話題,遊戲業被認爲離錢最近的移動互聯網行業

成功的產品帶來的造富能力讓很多人實現了財務自由

注意關鍵詞是【成功的產品】而不是其他

有沒有做出【成功產品】的可能纔是最核心的決定力

也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機會

如果有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機會,北京的房價很高,深圳的房價也很高,很多的還是趨之若鶩去了

廈門的遊戲業人才制擎瓶頸,妥妥地,是區域生態環境太脆弱了,說房價的都是掩耳盜鈴,王顧左右而言他

關鍵是沒有好機會

Super Mario Run(from mit)

Super Mario Run(from mit)

第四篇

這張截圖主要也是和朋友分享的行業形態【看到的可能和真實運行的不太一樣】行業的事和很多大衆說法其實是不一樣的,公衆視野看到的都是表層波浪,當然這也最精彩,但不一定是真實的運行邏輯,如果什麼都符合公衆說法,那就不存在少數人的機會了,沒有少數人的機會,這個行業就停滯了,行業的活力都在跟公衆說法不太一樣的獨立探索

昨天晚上聊到的行業真實的運行狀態和一般意義上的公衆說法可能不太一樣(少數人的機會是很難成爲純公衆視野的),貼身觀察看到的可能都還是假象,這跟我們看待一個人,一個團隊,一個方向事業本質上是一樣的:你看不到涌動背後的真實推動力,以及你看不到相輔相成的共生構成要素,檯面上的都是包裝主義,而帶你走向成功和未來的都是少數人的洞察,以及堅韌,以及共生博弈

這就是我們所認爲的:第一步是讓自己有深度的垂直化認知,讓自己的洞察更有力,讓自己成爲判斷髮起點

而不是跟着行業的節奏,所謂節奏都是滯後節奏,帶有致命陷阱

第五篇

鑑於前三條朋友圈對遊戲公司的價值判斷感興趣的人比較多,接着補充幾個個人理解的板塊:

1)遊戲業是一個產品型產業

2)大部分好產品也有自己的生命週期

3)產品的價值決定了一家公司的價值

4)產品的可持續性決定了一家公司的可持續性

5)適應市場,甚至引領市場的產品,依賴於產品人和製作人好的遊戲感和產品市場視野

6)成功公司的產品形態一般趨勢都是:踩對時機做出適應市場和引領市場的產品–》依賴自我複製,陷入經驗型窠臼,產品不能適應市場–》市場感迷失,以經驗感覺對外投資和對外尋找代理產品,沒法複製當年的成功【與此同時,公司內歷經錘鍊和洗禮的同事,發現了新的機會,開始脫離母體,將可能性變成了一種外部機會】

7)產品型特徵,和是否有產品可持續性特徵,直接驅動了行業公司,不管是新創的團隊,還是曾經淘金成功的公司,都一樣脆弱,這種脆弱的定義是:只要當前做的產品和下一款產品都不成功,基本公司就要渙散掉

昨天是明星公司,今天就破產清算的案例比比皆是

8)產品型特徵也讓遊戲研發公司的價值判斷,具有非常強的階段性

而價值分爲兩種:

A,當前產品能實現的以及能延續的

B,未來和下一款產品的可期待性和可延續性

在這兩點上,

曾成功的公司受制於大成本的拖累+公司運作模式經驗化陷入了不利於創新的窠臼+受制於分配製度導致的員工看到的機會一般都帶出公司而不是留在公司,使得曾成功的公司在生存概率上,和新創公司沒有特別大的區別

當然,唯一的區別是:能持續輸血的外部牽制資源會更多

這也是我們判斷的:遊戲研發公司的最佳投資機會,是在天使投資輪

特別是在熟悉行業的基礎上對產品有獨特思考的新創團隊(那種想當然要改變世界的除外),價值性更好

另外,遊戲離流水非常近,好公司和好產品,基本產品上線後就不再缺錢;如果一直依賴外部投資輸血的遊戲公司,一般也不是好公司,至少沒有好產品,資本運作很牛的就不好說了

9)由於市場演進非常快,用戶養成也水到渠成,這個市場早先的確能讓各種新創公司找到產品機會,雖然機會經常不可延續,只能各領風騷一兩年,但那是在格局僵化以前

現在的研發機會,因爲突破難度已經進化成產品+資源相輔相成,單有產品沒有資源,沒有機會;單有資源沒有理想產品,也沒有機會(看看大發行商推不動多少產品就知道了),已經更適合拼圖化和抱團作戰

就像我們之前聊的,以創意智慧爲資源公司提供可兌現的價值產品,或者整合市場上分散的上下游資源變成一個可以依靠的強力羣體,讓產品有機會依靠資源脫穎而出

好酒也怕巷子深

這是當前市場,最殘酷的真相

本文整理自朋友圈的零散文字,歡迎探討,微信zhengjintiao 或知乎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