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電影生存之戰 全球IP巨擘能否翻身

3

文/萬能的安嶙

近日,《魔獸世界》大電影放出全新預告片,在新的預告片中可以看到,人類戰士與獸人的對決、卡德加和洛薩的會面、矮人火槍手第一次出現、洛薩與獸人單挑等史詩級的超級華麗畫面。同時,《魔獸》電影官方推特放出了兩張最新的人物海報,此次海報的主角爲洛薩和奧格瑞姆。海報上分別寫着“戰爭不是唯一的選擇”以及“團結或是毀滅”。兩張海報非常明確的傳達這部電影的主題:人類與獸人之間的衝突與調和。

電影《魔獸》,這部基於暴雪娛樂經典MMORPG改編的電影一直備受全球矚目,全新預告篇展示了獸人和人類展示間對決的場面,有相關媒體宣稱預示衝突一觸即發,大戰迫在眉睫。

作爲全球IP巨擎的《魔獸世界》,是由著名遊戲公司美國暴雪娛樂所製作的第一款網絡遊戲,屬於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遊戲。遊戲以該公司出品的即時戰略遊戲《魔獸爭霸》的劇情爲歷史背景,依託魔獸爭霸的歷史事件和英雄人物,魔獸世界有着完整的歷史背景時間線。玩家在魔獸世界中冒險、完成任務、新的歷險、探索未知的世界、征服怪物等。

自2005年暴雪首次披露電影計劃至今已有十一年。在十一年中,暴雪與傳奇影業爲這部電影進行了精心籌備,其中雖然有不少反覆與波折,但總體的來看,這一改編自全球最受歡迎在線遊戲的魔幻大片,從理論上講必定能憑藉《魔獸世界》這一全球IP巨擎的號召力在票房上取得優異成績。但是,對於《魔獸世界》全球活躍用戶的持續下降、6月全球電影市場的軍閥激戰、以及電影《魔獸》登陸作爲全球最大的電影票房市場的中國內地的時間、模糊的官方態度來說,《魔獸》作爲全球最著名的IP巨擎衍生的終極神話,能否重振部落與聯盟的輝煌,暴雪公司十一年磨一劍電影《魔獸》成敗與否,都變得十分引人矚目與關鍵,甚至對世界IP衍生產生十分重要的意義。

2

全球IP巨擎《魔獸世界》的巔峯與隕落

2003年《魔獸爭霸III:冰封王座》發售之後,暴雪娛樂正式宣佈了《魔獸世界》的開發計劃,傳聞暴雪娛樂在宣傳《魔獸世界》的開發計劃之前,已經瀰漫開發數年之久,這也是全球遊戲玩家敬仰暴雪公司的原因之一,與其說暴雪是開發一款遊戲,不如說暴雪正在打造一個充滿信仰、輝煌、榮耀的世界。

媒體評論暴雪娛樂在遊戲開發與態度之上,用了這樣一段話對暴雪進行評論:美國有家全球著名的遊戲設計公司,在全球擁有數以千萬計的鐵桿玩家,每每翹首期盼它推出新款遊戲,可人家自己卻不急,一款經典遊戲可以開發10年才最終面世,但就是這款遊戲卻可以讓人玩10年甚至更長時間。它用先進的技術手段,將西方神話元素融爲一爐,創造了一個恢宏的世界。

或許,暴雪對於遊戲與玩家的態度,是暴雪以及《魔獸世界》走向遊戲世界的巔峯與終極神話的真正原因。2004年《魔獸世界》在北美公開測試,同年11月23日開始在美國、新西蘭、加拿大、澳洲與墨西哥發行。截至2008年底,全球的魔獸世界付費用戶已超過1150萬人,併成功打進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2008年4月,魔獸世界在MMORPG市場佔有率達62%;截止2014年01月,全世界創建的賬號總數已超過一億,人物角色達到5億,共有244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在玩《魔獸世界》。

《魔獸世界》在全球燃燒的遠征之中,不僅讓暴雪公司收穫巨大的財富與美譽,在中國大陸的原代理商上海第九城市,運營其8個月後快速獲利21億,成功登陸納斯達克IPO。

“我曾經見證過帝國的興亡衰落,物種的誕生與滅亡,在數不盡的千年之下,只有凡人的愚蠢是永恆的,你的出現,驗證了此事。我的主人曾經讓我看見未來,而裏面沒有你們的位置。艾澤拉斯將在黑暗中重生,約格薩隆將被釋放,萬神殿終將隕落。” 洛肯在閃電大廳說。

《魔獸世界》作爲一款遊戲,被遊戲玩家賦予信仰、輝煌、榮辱,部落與聯盟的榮耀之戰並沒有讓《魔獸世界》長期雄踞巔峯,而源源不斷的遊戲玩家出走消息,使《魔獸世界》從前的輝煌與榮耀,在時光之中慢慢變成回憶。

2015年上半年,動視暴雪最新的財報,其業績超乎分析師預期。《魔獸世界》曾藉助資料片“德拉諾之王”的上線而使用戶量重新達到了千萬級別。然而好景不長,《魔獸世界》很快便露出疲態,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其全球用戶量僅剩560萬,半年時間流失44%的用戶,其中亞洲玩家AFK的最多。

2015年11月4日,動視暴雪公佈了2015年第三季度的財報,此次的核心還是圍繞《魔獸世界》《爐石傳說》等遊戲,其中官方確認《魔獸世界》全球活躍付費玩家爲550萬,並表示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公佈付費玩家數量情況。

動視暴雪表示:“請注意,本季度是我們最後一次提供付費用戶數量的情報,因爲還有其他指標能更好地反映暴雪的整體經營狀況。”因此,未來動視暴雪將採用新指標來證明《魔獸世界》的發展態勢,至於何種新指標,本次季度財報上並未提及。

截止2015年9月30日,《魔獸世界》的全球付費玩家數量已經跌至550萬,在過去的三個月裏,共流失了10萬活躍用戶,這也是9年以來的最低谷,巔峯時期曾達1200萬。據悉,《魔獸世界》付費用戶在2015年前三季度共流失了450萬,第一季度流失爲290萬付費用戶,第二季流失150萬人次。

《魔獸世界》的隕落,從某些層面來說是遊戲自身生命週期決定的,暴雪在運營《魔獸世界》之中,並沒有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畢竟從《魔獸世界》開發到風靡全球,以及時至今日遊戲玩家的出走,已經歷時十一年之久。在遊戲世界裏《魔獸世界》行業地位與研究價值都是十分巨大的,不僅極大推動了網遊產業的發展,至今仍有來自全球各地的用戶在積極加入。即將推出的新資料片有望創造遊戲的新紀錄,使得這一品牌越發顯著的成爲當代流行文化的一個重要標誌。

暴雪佈局跨媒體戰略《魔獸》電影6月生死之戰

在遊戲的另一端,暴雪展開“跨媒體戰略”的娛樂產業佈局,將自身儲存的巨大IP版權進行電影改編。去年11月暴雪宣佈以59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糖果粉碎傳奇》開發商、移動遊戲公司King,並在之後的幾天時間裏面,動視暴雪又宣佈了一項驚人的計劃:成立動視暴雪影視工作室。

動視暴雪這一“跨媒體戰略”的娛樂產業佈局意義深遠,動視暴雪旗下1,000個左右的遊戲品牌有望發展爲影視作品,包括著名的《使命召喚》系列、《小龍斯派羅》系列、以及剛剛收購的King公司的《糖果粉碎傳奇》。坐擁如此多的精良資源,動視暴雪也許會成爲與華納兄弟、迪士尼比肩的娛樂巨頭。

《魔獸世界》電影作爲暴雪公司堪稱傳奇的超級遊戲IP作品,暴雪對於此次的遊戲改編也十分謹慎,電影從製作、拍攝、後期、發行等電影運營經驗,對於動視暴雪未來佈局娛樂產業都彌足珍貴。《魔獸世界》作爲暴雪公司永久的不可磨滅的經典,電影的票房也十分關鍵,再一次關乎到《魔獸世界》IP巨擎的榮耀,這也是全球矚目的終極原因之一,而暴雪似乎也從多個維度,確保《魔獸》大電影在這長生死之戰中,立足不敗。

在導演層面,《魔獸》電影邀請好萊塢年輕導演鄧肯·瓊斯進行拍攝,鄧肯·瓊斯2009年的《月球》與2011年的《源代碼》兩部作品使其名聲大作,兩部電影雖然具爲科幻作品,但類型及風格卻截然不同,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好看。鄧肯·瓊斯在這兩部作品裏,不僅展現了他擺鏡頭搖把子的高超水準,同時還證明了他的筆桿子功力——兩部影片的劇本創作他都有參與併發揮了重要作用。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拍攝的魔獸電影,鄧肯也是編劇之一。

在編導層面,克里斯·梅森對於暴雪而言如同喬治·盧卡斯之於《星球大戰》。他是暴雪風靡全球的三大標誌性暢銷遊戲《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與《星際爭霸》劇情的締造者。在這部電影中,梅森將如何與知名編劇查爾斯·李維特(《血鑽》)及鄧肯·瓊斯一道將那些令玩家們熱血沸騰的宏偉故事搬上大銀幕也是一大看點。

在劇情層面,暴雪推出的第一款以“魔獸”爲主題的遊戲是早期RTS《魔獸爭霸:獸人與人類》,因此電影的故事也從這裏開始。沒錯,這部電影的時間背景設定在黑暗之門剛剛被打開的年代,片中的主角也是後來的玩家們只能從小說中認識的人物——聯盟的萊恩·烏瑞恩國王與部落的奧格瑞姆·毀滅之錘。根據鄧肯·瓊斯在推特上的發言,似乎影片將在遵循遊戲原本劇情走向的基礎上進行巧妙的拓展,爲人物性格的塑造增加更多鮮活的細節橋段,爲我們展現部落與聯盟雙方在這場生死大戰中的種種表現。

在配樂層面,德籍伊朗裔的拉民·扎瓦迪是目前全美最炙手可熱的影視劇音樂人之一,他曾爲《刀鋒戰士》、《鋼鐵俠》、《環太平洋》等大片配樂,同時還是《越獄》、《疑犯追蹤》以及連續熱播了五季的《冰與火之歌:權利的遊戲》擔當配樂主創,並先後獲得格萊美與艾美獎提名,其水準之高有目共睹。

在演員層面,雖然已經有寶拉·巴頓和魯絲·內嘉兩位人氣女星的加盟,但在演員陣容中,男性角色佔據了絕對多數。也許這會讓一些主張女權主義思想的觀衆不滿,但爲了嚴格遵循魔獸的原版人物關係,製片方也只能如此,他們不能擅自爲影片加入一些本來根本不存在的女性人物,這樣會招來更多遊戲忠實粉絲的指責與抗議。另外,由在亞洲地區擁有超高人氣的帥氣影星吳彥祖飾演的古爾丹究竟會給我們多大的驚喜也是本片的最大懸念之一。

暴雪在《魔獸世界》改編電影計劃之上,態度十分謹慎、《魔獸世界》是暴雪的尊嚴、信仰、永久性的番號。從全球上映時間的多次跳票、以及今日電影《魔獸》預告片的逐步公佈,可以顯示暴雪在這一次IP衍生的全球動作來看,都是十分謹慎的,甚至都可以猜測隨着影片時間的日日臨近,影片劇情是否發展變化來滿足《魔獸世界》全球粉絲的好奇等等種種,似乎一切都是變化之中,而從目前公佈的全球公映時間2016年6月10日來說,這一次暴雪又是堅定的。

伴隨着官方的消息不斷爆出,《魔獸世界》爲了聯盟,爲了部落,爲了心中永不落的太陽的生死之戰號角再次吹響,期待6月,或許就像地獄咆哮說的,獸人永不爲奴,《魔獸世界》必將爲王!

from:創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