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D]開發者:只追求成功並不會快樂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按照常理來說,成功應該是讓人感到開心並且能夠帶給人快樂的。不過,獨立遊戲大作《FRAMED》的設計師Joshua Boggs在GDC演講中表示,他過去並沒有因爲該遊戲的成功而變得快樂。這一切的原因都在於,過去自己所追尋的只有成功,隨後便會希望獲得更大的成功和認可,因此就會形成惡性循環,希望從事獨立遊戲開發的童鞋們可以避免這種狀態。

如果訪問2014年的獨立遊戲大作《FRAMED》官網,你會看到一大堆的獎項列在那裏。這款由澳大利亞墨爾本遊戲工作室Loveshack研發的休閒遊戲尚未發佈就獲得了數個大獎,還獲得過1000多次蘋果推薦。

不過,在2016年的GDC獨立遊戲峯會上,該遊戲的設計師Joshua Boggs透露,《FRAMED》的成功並沒有讓他很快樂。一款遊戲的成功本應該讓開發者高興的,畢竟這也是Boggs所追尋的,但是,這樣的成績也讓他對於獎項和認可度的渴望一點點增長,所以這也讓他們認識到了自己的渺小。

FRAMEDLogo

被認可的需求

Boggs用比較低沉的語氣說,“這個演講是關於對任何和注意力的需求如何毀掉了我生活中的一大部分,如果這個話題讓人覺得有點消極的話,我很抱歉。”

他的故事是從青少年時代開始的,當時他也對於生活是不滿的,需要成爲優秀者。當時Boggs玩過一個叫做《The Deathbed Experiment》的遊戲,“(遊戲中)你完全把自己想象成一個躺在太平間裏的人,回顧自己的一生,什麼是你自豪的事情?什麼事情還沒有做過?對於你來說什麼是最有意義的?”

雖然Boggs現在意識到了這些答案,但他希望讓其他人也能夠清楚,不要把和名望混淆。

他回憶說,“我一直都受到了應有的讚揚,但我卻不滿足於此,我非常希望獲得外部的認可,這並不是一條通向頭部位置的路,而是通向地獄的。”不過,Boggs的這份演講主要是爲了讓有着類似境遇的開發者們意識到研發遊戲的初衷。“如果不自欺的話,問問自己爲什麼要做遊戲?我們這一代的創作者都非常希望獲得家長們的認可。”

危險的想法

獨立遊戲領域是最容易出現這種問題的,這也是Boggs此次演講的原因,他說,“當人們在演講的時候大多數都是說他們放棄了什麼才獲得了成功,他們在討論的是犧牲自己,犧牲自己的價值。在他們需要我的時候,我忽視了朋友和家人,我變成了從來都不想成爲的人,犧牲了讓我成爲現在的我的一切。”

6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他之前所追求的從來不是快樂,而只有成功,現在Boggs認爲這種錯誤的想法是很多的獨立開發者們普遍擁有的。雖然這個話題並不算什麼新鮮事,然而當你只是追求成功的時候,很少能夠帶來真正的滿足感。他說,“2014年秋天,當《FRAMED》完成的時候,即使我已經完成了要做的所有事情,但卻感覺比以往更糟糕。”

希望之光

但是,雖然曾經獲得過的獎項對於他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麼,Boggs最終希望能夠獲得一些非正式的認可,更加有意義的認同。雖然沒有儀式也沒有獎盃,但小島秀夫仍把《FRAMED》作爲自己心目中的‘年度遊戲’。

Boggs說,“這對於我來說有很大的意義,我不會因爲任何事情而放棄。”

在找到了平衡感之後,Boggs表示,在接受了治療和減少酒精量之後,自己目前比以往更快樂,他也希望自己的經歷可以讓相似情況的開發者們獲得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