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卡費率下調 加速第三方支付行業洗牌

15

一張薄薄的銀行卡片,牽動着持卡人、商家、銀行、銀聯、收單機構等多方利益。

3月18日,國家發改委和央行宣佈下調刷卡手續費,將重新“分割”圍繞着刷卡上下產業鏈的不同機構的利益蛋糕。

總體而言,最大利好是商戶,運營成本將減少;受到較大沖擊的是銀行、銀聯和第三方支付等收單機構,圍繞着髮卡、刷卡、卡清算帶來的收入將大幅減少;對持卡人影響並不大,通常刷卡費用由商戶承擔。

銀聯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短期內,銀聯及產業各方相關業務收入將受到一定影響。“銀聯收入可能下降較多,還沒有測算過。就價格而言要降一半,考慮到目前市場沒有那麼規範,可能下降30%-40%,至於利潤就不好說了。”

對實體經濟而言是重大利好。據發改委和央行測算,下調費率後,每年各類商戶可減少刷卡費用74億。

恆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董希淼對記者表示,“《通知》自今年9月6日起實施,並設定了兩年的過渡期,在過渡期保持刷卡費率水平總體穩定。我判斷銀行中間業務收入並不會因此受太大影響。”

對銀行來說,需藉助用卡環境的改善和客戶黏性的增強,提供形式多樣的金融服務,如信用卡分期、商戶融資等,在刷卡手續費之外獲得更多的厚利型收入。

在經濟增速下行的大環境下,各類商戶利潤呈下滑之勢,下調手續費與“拉動內需,擴大消費”,“減少流通環節收費”的國家政策相協調。

現行刷卡手續費政策於2013年出臺,截至2015年末,全國銀行卡在用髮卡數量超過54億張,銀行卡聯網特約商戶超過1600萬戶,POS機具超過2000萬臺。2015年,全國共發生銀行卡消費業務約290億筆,金額約55萬億元。

信用卡盈利受較大沖擊

按照目前商業模式,銀行卡刷卡手續費主要是收單機構收取的收單服務費、髮卡機構收取的髮卡行服務費和銀行卡清算機構收取的網絡服務費。分別是髮卡行、收單行、銀聯按照7:2:1分配。假設工行卡到浦發POS機上刷卡,產生10元手續費,那麼工行拿7元,浦發拿2元,銀聯拿1元。

儘管刷卡交易費只佔銀行卡手續費收入的一部分,但隨着POS收單業務快速發展,也會影響銀行業收入。東方證券測算的結果顯示,23%-24%的手續費折讓將平均降低上市銀行淨利潤約1個百分點。零售型銀行受到影響更大,例如平安、光大、民生和招行等。

主要調整內容如下:一是降低髮卡行服務費費率水平。髮卡行服務費不區分商戶類別,費率水平降低爲借記卡交易不超過交易金額的0.35%,貸記卡交易不超過0.45%。

二是降低網絡服務費費率水平。網絡服務費不區分商戶類別,費率水平降低爲不超過交易金額的0.065%,由髮卡、收單機構各承擔50%。

三是實行封頂機制。髮卡行服務費借記卡交易單筆收費金額不超過13元,貸記卡交易不實行單筆收費封頂控制;網絡服務費不區分借、貸記卡,單筆交易的收費金額不超過6.5元。

四是對部分商戶實行髮卡行服務費、網絡服務費費率優惠措施。對非營利性的醫療機構等用戶實行髮卡行服務費、網絡服務費全額減免。

五是收單服務費實行市場調節價,由收單機構與商戶協商確定具體費率。

放開收單服務費後費率會不會升高?對此,發改委稱國內已有數百家開展銀行卡收單業務的經營機構,市場競爭比較充分,預計不會出現費率水平上升。

由於現行不同商戶刷卡手續費實行差別費率,調整後不同行業商戶受益程度也存在差別。餐飲等行業商戶貸記卡、借記卡交易的髮卡行服務費、網絡服務費費率合計可降低53%-63%,百貨等行業商戶可降低23%-39%。

按照借貸分離的新規,針對髮卡行服務費,借記卡和信用卡差別計費,借記卡收取不高於0.35%的手續費,信用卡不高於0.45%。貸記卡交易中需要額外承擔資金佔用等成本,業務損失風險相對較高。此次借鑑國外刷卡手續費通行做法,調高了信用卡的手續費。

也就是說,以後同樣是刷卡消費1000元,若刷借記卡,商戶可能需支付手續費2元,刷信用卡,商戶可能需繳納手續費5元。商家很可能拒絕消費者刷“費率高”的信用卡。

一位股份行信用卡部門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相比國外高額刷卡手續費,國內手續費本來已很低,信用卡業務盈利水平將受較大沖擊。國外信用卡中主要通過差異化服務和對風險管理盈利,國內主要通過手續費方式獲利,手續費下降促使銀行提高自身的盈利結構、盈利模式和盈利能力。

第三方支付生存空間承壓

新規將進一步壓縮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生存空間。

收單機構爲不同商戶設定不同的“MCC碼”,如餐飲類的編碼是5812,超市類是5411。此前,部分商家爲了少交刷卡手續費違規套碼,比如把手續費較高的餐飲類套成較低的超市類。以後不同行業商戶費率一致,商家沒有套碼的必要了。

董希淼稱,費率降低將加劇第三方支付行業洗牌。對不夠規範的支付機構來說,違法套碼空間不再;對業務同質化、盈利模式單一的支付機構來說,盈利空間進一步被壓縮。

按照行業的情況,第三方支付機構年收入在3000萬以上,勉強可以運轉。

“3000萬是個平衡點,達到這個收入,機構要融資就容易了,低於這個數很難維持,估計有一批第三方支付公司要倒閉。”一位第三方支付機構負責人稱。

對互聯網支付影響較小,目前的費率是千分之六,但不排除部分商戶以刷卡費下調爲由要求支付寶、微信等降價。

“支付寶的壓力可能更大,其在線上支付和移動支付處於行業龍頭地位,不排除競爭對手以降價挖牆腳。而支付寶基本不會主動降價,也可能線上支付都不會降。”前述支付機構負責人稱。

是否能通過擴大交易總量彌補價格下調帶來的損失?前述銀聯人士認爲很難,目前的現金替代率已經很高,剩下的都是不會用卡的人羣,提高空間有限。

from:21世紀經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