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藍幻想]氪金活動引玩家不滿 致股票大跌

就在日本新年假期即將開始之際,一款名叫《碧藍幻想》(Granblue Fantasy)的智能手機遊戲的廣告開始出現在電視和雜誌上。在日本,這款製作精良的手遊一直擁有極高的人氣,其下載量已突破700萬大關。衆多玩家爭相體驗乘坐巨型飛艇,用劍和魔法對抗一個邪惡帝國的刺激感。除廣告攻勢外,《碧藍幻想》的開發商Cygames株式會社還啓動了一個新的促銷活動:在限定時間內,玩家們將更容易贏得一些稀有度較高的角色,其中包括Anchira。

Anchira是一個可遇不可求,追求者衆多的角色。特殊的自愈能力,讓這位金髮碧眼、衣着暴露的大眼美女成爲那種能夠決定成敗的戰友。要想獲得親近她的機會,玩家們需要撞大運似地購買單價300日元(約合2.67美元)的神祕晶體,然後將其敲碎,一探究竟。包含在這些晶體之中的,有時候是一些稀有度較高的角色,比如Anchira,有時候是一些武器或鎧甲。在正常情況下,獲得Anchira這類稀有角色的機率爲3%,但在爲期一週的新年活動期間,這種機率將會翻一番。

16

玩家們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上追尋像Anchira這種稀有角色

瘋狂的玩家們迅速做出響應。《碧藍幻想》的下載量猛增了數百萬次。在日本各地,很多人接連幾個小時地爭取獲得這些正在促銷的遊戲角色。

在12月31日午夜前大約3個小時,一位網名“Taste”的日本男子開始玩這款遊戲,並在一個玩家聊天室直播他的追夢之旅。在隨後的幾個小時,他瘋狂地花錢“抽取”傳說中的Anchira。隨着新年的到來,他的觀衆人數從個位數猛增到1萬多人。不知不覺間,Taste已經花費了2665美元,但依然難覓芳蹤。聚集在聊天室的人羣忽而嘲諷,忽而憐憫,都想知道Taste的信用卡公司何時讓他收手。但他義無反顧,又購買了數百,數千枚代幣。凌晨3點左右,當他進行第2276次嘗試時,Taste終於抱得美人歸。觀戰的人羣頓時歡呼雀躍。截至此時,他累計耗資6065美元。

設定消費限額

在隨後的幾周,這段記錄Taste挖寶經歷的視頻廣爲流傳,並激發起一波討伐Cygames株式會社(隸屬於互聯網廣告公司CyberAgent Inc.),以及日本其他頂級遊戲開發商的熱潮。一些玩家分享了類似的經歷,並將自己損失財富的視頻發佈在網上。與Taste一樣,不少玩家也曾花費數千美元購買《碧藍幻想》的增值服務。一位玩家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在新年促銷活動期間,他累計在這款遊戲上花費了超過7000美元。在此期間,另一位名叫大樹片岡(Daiki Kataoka)的玩家損失了800多美元。在他看來,所有這一切都是Cygames的陰謀。這位憤怒的玩家撰寫了一份旨在呼籲政府加強監管的請願書,目前已收集到2000個簽名。

“除非我們從最核心的層面做出改變,否則這種狀況還將持續下去。”大樹片岡說。

Cygames株式會社起初並沒有迴應這些批評的聲音,挺了幾周後才正式道歉。該公司採用虛擬貨幣的形式,向一些客戶授予了信用積分,以彌補他們的損失。此外,從本週四開始,這家手遊開發商將實施一項保護措施:歷經300次不成功嘗試的玩家,可以獲得他們夢寐以求的獎品。這意味着,Cygames爲每件虛擬物品設定了大約800美元的消費限額。

股價大跌

這起事件的嚴重後果不止於此。就在Cygames開始“退款”的當天,日本多家手遊開發商的股價一落千丈,總計蒸發逾10億美元市值。這不由得讓人回想起2012年發生的那一幕。當年,在日本國會議員抨擊遊戲業的“掠奪式”策略,並通過更嚴厲的監管法規之後,遊戲類股票應聲暴跌。

玩家倒戈正在危及數字世界中這個最奇特、最賺錢角落的現狀。長期以來,以善於製作熱門產品著稱的日本遊戲公司,一直是業界豔羨不已的對象。但這場紛爭正在暴露一些坐擁鉅額收入的遊戲公司不那麼光彩的生財之道,並且給它們帶來了變革的壓力。

“對於那些一直抨擊日本手遊業的人士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素材,”日本手遊業資深分析師、Kantan Games諮詢公司創始人塞爾坎•託託(Serkan Toto)這樣說道。“很多人都認爲日本手遊公司皆是一些貪婪成性的吸血鬼。玩家們發佈的視頻,正在爲這些批評者提供新的彈藥。”

“扭蛋轉動”技術

在《碧藍幻想》描繪的虛擬世界中,玩家們扮演一位男孩或女孩,從一個遙遠的村莊,踏上擊敗黑暗帝國的征程。在這段充滿荊棘的旅程中,他們需要穿過一個個浮動的島嶼,在其他叛軍的幫助下,使用特殊的才能與不可一世的元尊進行一輪輪殊死搏鬥。但這個世界並沒有伍基人(wookiee)、機器人和光劍。相反,《碧藍幻想》裏充斥着許多頭髮豎起的男子、婀娜多姿的女子和龍。標準版遊戲是免費的,但如果你願意用真金白銀購買武器和角色,你就可以加快前進的速度。

14

玩家們藉助他們通過平板電腦控制的飛艇在浮島之間穿行

這些神祕的晶體掩蓋了玩家實際上正在購買的東西。《碧藍幻想》採用一種名爲“扭蛋轉動”(gacha)的技術,其名稱源自一種日本投幣式玩具販售機——它提供的獎品包裹在塑料膠囊之中,在投幣購買前是看不到的。玩家們必須在完成支付之後,才能打開晶體,一睹其獎品的真容。

在日本,某些形式的“扭蛋轉動”因操縱性太強而被監管部門禁止。《碧藍幻想》並沒有使用那些明令禁止的策略,但Taste在12月31日發佈的視頻顯示,這種合法的“扭蛋轉動”是多麼有效。Taste批量購買了許許多多的晶體,每隔幾秒鐘就打開一個。在他追逐Anchira的數小時內,並沒有分心去玩這款遊戲本身,也就是那些讓大多數玩家樂在其中的搏鬥環節。

雙倍中獎率

他並不是唯一一名爲新年促銷所動的玩家。另一位玩家表示,爲獲得Anchira,他在1月初僅僅3天的時間裏就花費了大約7200美元。這位非常懊惱的玩家不願表露身份,但他透露說,自己今年20多歲,在大阪高科技產業工作。

這位玩家表示,他經常花錢玩遊戲。這一次促使他大肆揮霍的,是幾位朋友的成功經歷(他們已經獲得了這種角色)和時間壓力。這項以獲得Anchira的機率翻一番爲主要賣點的促銷活動,將在1月3日到期。他保存了那張記錄其花費開支的手機截圖。

2000個簽名

一些玩家耗費了一筆不小的錢財,但從未贏得這個女孩垂青。大樹片岡在僅僅幾個小時內就花費了大約10萬日元,但並未得到Anchira。受Taste的視頻和其他玩家的啓發,大樹片岡收集了2000個簽名,隨即向日本消費者廳(Consumer Affairs Agency)正式提交了一份請願書。這份請願書聲稱,Cygames株式會社的廣告攻勢存在誤導性,有可能違反了2012年通過的法規。

“我原本就對他們的中獎率感到疑惑,”大樹片岡說。“但在看到那段視頻之後,我的疑惑就轉變爲非常強烈的懷疑。”

15

玩家使用智能手機與Katalina等遊戲角色互動

根據他從自己的遊戲和其他玩家那裏收集到的統計數據,大樹片岡深信Cygames並沒有實現其廣告宣傳所稱的高達6%的中獎率。在日本消費者廳,一位官員拒絕證實收到了這份請願書,也不願解釋該機構或將採取什麼行動。大樹片岡表示,他還沒有收到監管當局的迴應。

Cygames否認其存在任何不法行爲。“至於《碧藍幻想》,我們不知道這款遊戲有任何操作問題或其他什麼問題。”CyberAgent公司的發言人宮川園子(Sonoko Miyakawa)如是說道。

被禁止的策略

2012年,在許多玩家投訴日本主流遊戲開發商的經營策略之後,監管部門出臺了一項旨在規範行業實踐的法規。“集齊式扭蛋”(complete gacha)目前已被禁止。這種策略鼓勵玩家積攢一整套特定裝備。比如,它會激勵用戶收集四種不同類型的巫師,這樣一來,玩家們就可額外獲得另一個功能強大的巫師。但監管部門的裁決書顯示,一旦用戶擁有三個巫師,他們就會被誘惑着以非常高的成本取得第四個。更廣泛地說,該規則禁止遊戲開發商操縱用戶的“賭博精神”(shako-kokoro)。也就是說,各大公司不應該利用玩家的狂熱情緒來榨取錢財。

作爲對這項裁決的迴應,手遊業建立了一個名爲日本社交遊戲協會(Japan Social Game Association)的自律組織,但該組織已於去年正式解散。一些監督職責被交回給各家公司,其他職責則被一個涉及行業更廣的協會接管。

生財有道

自從2012年的監管法規開始實施以來,各大遊戲公司相繼推出新的“扭蛋轉動”策略,其收入持續增長。根據麥格理證券(Macquarie Securities)的數據,自2012年以來,日本手遊業的收入增長了大約70%,去年增至75億美元,一舉超過日本電影產業的票房收入。分析師塞爾坎•託託表示,他的外國客戶一直在鑽研日本手遊業極具創意的生財之道。

就營收而論,CyberAgent並不是日本最大的手遊公司——它位居第三位,前兩位分別是Mixi株式會社(Mixi Inc.)和工合在線娛樂株式會社(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 Inc.)。不過,它卻是最擅長誘惑玩家花錢的遊戲開發商。麥格理證券公司的數據顯示,《碧藍幻想》的付費玩家每月平均花費9萬日元(約合800美元),這一指標傲居所有手遊之首。Mixi旗艦產品《怪物攻擊》(Monster Strike)的用戶每月平均花費4.2萬日元,還不到《碧藍幻想》的一半;作爲工合在線的主打遊戲,《龍族拼圖》(Puzzle & Dragons)的用戶月平均消費額僅爲6200日元。

託託指出,這些新策略與過去被禁止的手法頗爲相似,可能違背了相關法律的精神,如果不是具體條文的話。《碧藍幻想》的新年促銷活動是一種“事件扭蛋”(event gacha),它引誘玩家在短期內迅速花錢。“登陸扭蛋”(Login gacha)是一種激勵玩家每天玩遊戲的機制;“連續扭蛋”(consecutive gacha)鼓勵玩家批量購買,持續花錢。

廣告攻勢

麥格理證券駐東京手遊業分析師大衛•吉布森(David Gibson)表示,監管部門不太可能介入,除非兒童是目標受衆,而且這種濫用扭蛋的現象也不僅僅侷限於一款遊戲。研究顯示,絕大多數手遊玩家一分錢都不花。他認爲,富裕的成年人大肆花錢購買裝備,或許不足以促使監管部門採取行動。“情況不一樣,”吉布森說。“從行業的角度看,更可能發生的變化是,遊戲開發商或許將調整中獎率,降低誤導性,讓它變得更清晰、更簡單。”

掉入陷阱

大樹片岡表示,他相信廣大少年兒童是Cygames株式會社的目標受衆之一。他指出,《碧藍幻想》的廣告出現在一些深受孩子們歡迎的漫畫雜誌上,其中包括《少年Jump》週刊。在去年12月份發佈的一段視頻廣告中,一位高中生正在聚精會神地玩這款遊戲,大約10歲的弟弟對父母說,他也想玩。

大樹片岡感到自己掉入了陷阱。儘管他很喜歡玩《碧藍幻想》,但他認爲,Cygames正在利用其廣大客戶。“你能夠體會到,開發商爲這款遊戲的插圖、背景音樂和專業級別的語言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和創造力。這也是它如此流行的原因所在。但現在,它的商業團隊正在利用這一點,煽動消費者陷入一種極其狂熱的狀態。”他說。

他堅稱要繼續敦促監管當局迫使Cygames公開其“扭蛋轉動”的技巧和中獎率。“說實話,從2012年至今,這個行業其實沒有任何改觀,”他說。“我並不認爲,這些開發商做了一些造福於消費者的改變。他們只是假裝沒看見。”

總之 在日本,不少玩家花費了數千美元購買手遊《碧藍幻想》的增值服務,這使得開發公司Cygames株式會社收到質疑。

from:199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