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如何造就[妖怪手錶]:題材+主題+製作

作者:石舟

源自掌機遊戲的日本IP《妖怪手錶》,它的成功如同教科書一般,無論是從題材選取、劇情創作,還是遊戲機制、營銷戰略,各個方面的精密把控給相關從業者上了寶貴的一課。

比如去年的日本本土電影票房冠軍,就是《妖怪手錶:誕生的祕密喵!》,78億日元票房遠遠超過第二名。劇場版第二彈,也戰勝了席捲全球的同檔期影片《星球大戰:原力覺醒》。漫畫版在2014年年中僅發行4卷的時候銷量就已經突破了320萬冊……更不要說它的掌機遊戲和手遊的銷量。

01

放眼“妖怪”題材,依託民俗文化

雖然《妖怪手錶》最初只是一款目標羣體爲小朋友的遊戲,但本作的故事性絲毫不會是弱項,能將故事線和角色設定都做到如此完美,這絕不是偶然的。

“這款遊戲的概念是根植於長期的日本文化中的,”Level-5的社長日野晃博解釋說,公司正在有意識地將《妖怪手錶》打造成爲下一個《哆啦A夢》,或者是日本的下一個米老鼠這種得以長壽的品牌。日野晃博還強調,“在日本,當一款新遊戲發佈出來,只要標題上帶有類似‘怪獸’的字眼,小朋友就會非常的感興趣。”

帶着這樣的觀點,Level-5把着眼點放在了“妖怪”的概念上,這個虛構的物種源自於在日本延續了千年的民間傳說。由於是並不存在的鬼魂,所以也就賦予了《妖怪手錶》一絲志怪小說的味道,比如遊戲中那些主角收集到的可愛妖怪其實都已經死掉了。

“這裏還有一個很大的區別,”日野晃博在將《妖怪手錶》同其他收集怪獸的遊戲作比較時強調,“其他遊戲的主人公往往把收集的怪物當成是小動物一樣,或者說是那種像可愛的小寵物那樣來對待,但是我們是在儘可能的把妖怪當成人類。比如一個老者,亦或是一箇中年人,又或者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披着《口袋妖怪》的外衣,講述自己的故事

這個故事確實很像過去的《口袋妖怪》——一個充滿激情的年輕人發現了妖怪的存在,並且儘可能的和其中的一些妖怪做朋友。一種特別的手錶可以幫助他在現實世界中找到妖怪,每次和一個妖怪做了朋友之後,這個妖怪就會給他一枚獎章,只要把獎章放進手錶裏就可以再次把它召喚出來。

這樣的設定助力了現實生活中周邊玩具的發售,當你買下一個可穿戴的妖怪手錶,還要不停地買隨機發送的獎章盲包直到你全部集齊。
02

僅僅兩年,Level-5就已經在日本創造了400多個妖怪(其中包括續作的內容),關於這些形象,日野晃博指出,大約只有20個特定妖怪是源自民間傳說的。

《妖怪手錶》漫畫版的編輯川崎也提到這些妖怪完全足以構成一個小小的宇宙,裏面很多妖怪的靈感甚至取材自外國。

“日本妖怪的概念已經和我們的產品有很大區別了”她說,“我們和西方的那種文化不一樣,日本的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會伴隨着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前的妖怪故事。但是這也代表了孩童時代的恐懼,當我們的遊戲主角和妖怪做朋友,我們希望做出一種隱喻,那就是孩子們可以克服自己的恐懼。”

“其中一些內容雖然充滿了和風味道,但我們也吸取了過往的經驗並不會去大力嘗試把產品打上文化標籤,這樣我麼那就可以更加成功的把這種日式風格濃厚的作品推廣到不同地區的市場,讓玩家接受這個奇幻的世界”日野晃博說到,“我們試圖保證《妖怪手錶》的世界建構在日本,同時讓玩家認同這裏,最後生活在這裏。”

放棄切分授權,將製作權回收

當你提到《妖怪手錶》,它可能指的是一款任天堂上的遊戲,也可能是電視播出的系列動畫,當然也可能是萬代或者孩之寶推出的玩具。

按照行業的通常流程,一款遊戲產品首先被設計出來,然後再授權其他公司推出周邊產品。但你只需要玩一小會兒《妖怪手錶》,讀幾張漫畫,之後再看幾集動畫,你就會發現它的不同。

“一個遊戲發行的常用劇本是這樣的:一部製作完成的遊戲流入市場,接着可能會引發一些討論——我們應該把它改編成漫畫,把它改編成動畫”川崎說,“但是至於概念和構思直至到製作完成發佈出去這一切的時間都非常緊張,我不認爲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可以推出真正優秀的佳作。”

“這次真的和以往的模式不一樣,之前你只需要把遊戲製作出來,剩下的內容只要拆分授權給其他公司就可以了,”日野說,“Level-5這次決定由自己進行玩具的設計,動畫故事線的創作等等,由真正熟悉作品的成員去反覆敲定由誰去把這些內容完成。不同項目的成員圍繞着同一個主題共同工作每當他們需要頭腦風暴,他們就可以聚在一起,穿梭在各個平臺交換彼此的想法。”

“這是一種很好的工作方式,因爲你已經將材料和資源預先準備好了,”川崎說,“你並不需要去猜測主人公的名字應該怎麼念,也因爲漫畫和動畫的內容不會自相矛盾所以不需要瘋狂的打電話確認。”

《妖怪手錶》如今的主題產品的生產已經十分全面,遊戲、漫畫、動畫都已經發布。而在玩具方面不僅是萬代公司,孩之寶版妖怪手錶也在今年二月中旬公開發售。

任何精心策劃的企劃都不會保證百分百的成功,即使這是日本最火熱的項目,你可以讓一個小朋友對妖怪題材產生興趣,但你沒法保證讓他買下來。關於這點,川崎給出自己的看法,“我不能預測未來,而且我也不會去談其他的什麼。但是,兩年間它在日本已經成爲了一個十億美元的產業。”

《妖怪手錶》同許多其他現象極作品不同,它的成功理論上是可以複製的:“選擇足夠優秀的題材”+“深入人心的主題思想”+“足夠用心的整體制作”+“跨媒體的宣傳手段”,這些說難不難,說簡單卻也不簡單的要素共同催生出了一部優秀的作品。

from:三文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