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完成遊戲 只爲十二歲心臟病患者圓夢

你是爲什麼玩遊戲呢?

小時候捏着FC手柄玩着《超級馬里奧》,跳躍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向着跳躍的方向傾斜,朋友們都會笑着說“你身子往這邊有啥用,還不是跳不過去!”時至今日,你可能已經可以帶着VR設備在遊戲世界中和夥伴一起戰鬥,這時候你隨着場景躲避,轉身,好像也有了“理論依據”一樣。

隨着幾個展會的結束,很容易發現,泛娛樂,VR等成爲了今年國內遊戲行業的熱點,越來越細分的市場和越來越精準的玩家定位,在遊戲行業的整體發展上,仍舊存在很多的可能性。今年被稱爲VR元年,不光玩家,廠商也都不再滿足於單純面對屏幕的單一形式。更多的交互,沉浸式的體驗,促成了VR的火熱。Oculus Rift、PSVR以及HTC Vive在GDC的亮相也讓大家對於VR的期待增加了許多。

關於VR遊戲在百度可以搜出近300萬的結果,大家探討着要如何迎接VR遊戲的到來,但對於VR遊戲,大多數人還是保持觀望。一是無法確認設備是否成熟,二是對於遊戲交互體驗適應性的的質疑,最後,就是國內VR內容不足,性價比太低。

VR遊戲,一個對於不少人來說還非常新穎的詞彙,對於很多遊戲從業者來說卻可能早已是計劃中的一部分了。現今國內的VR遊戲可能還不夠成熟,但作爲一個擁有“可能性”的全新形式,也足以讓許多人爲之花費心血。

衆多廠商也加入了VR內容的創作之中,在熱潮之下,質疑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但是這其中,有件讓人非常暖心的事情。有這麼一個小團體,用了四天時間,爲一個姑娘創造了一個舞臺。用他們的VR遊戲。

“概上週二的時候,我朋友(網名熱心)就找我,問我有沒時間一起開發個遊戲,要在四天內做好,要在星期六前完成,因爲星期六熱心他就要去看望他侄女,當我問爲什麼這麼急不推遲下個星期去,熱心跟我說了他小侄女的病情,那個小女孩先天患有心臟病,而且左肺葉也是天生沒有的,所以心臟也只是靠血管吊着的,小時候醫生說活不過幾年的,但還是捱到了十二歲,不過身體一天比一天差,聽熱心說生命可能快要到終點了。小女孩人很聰明,能自學日語,會寫小說,也很喜歡二次元,喜歡唱歌,LOVELIVE 是她偶像,聽熱心說能和偶像一起唱歌是她的夢想,但由於身體原因去不了日本,所以熱心就想做一個VR 的遊戲幫她實現這個夢想。

由於我平時也要上班,覺得開發時間不夠,就在朋友圈發了一些我和熱心對話的截圖,讓一些遊戲開發者朋友也知道這件事,隨後就有很多朋友私信給我,問我有什麼可以幫忙,這讓我很感動,這些朋友當中做美術的,程序的,策劃的都有,大概瞭解各位的技能後就拉到一個羣裏面一起商量這件事”

在聯繫到遊戲人Fair的時候,他寫下了事情的經過。經過其實很簡單,一羣喜歡遊戲的夥伴們,想拿出自己的特長,來做一款遊戲,爲姑娘圓個夢。

由開發場地是在熱心的學校,一些朋友因爲自身原因,沒到場地開發,做了一些遠程的支援,有幾個朋友還開了通宵。

3

從開發的分工中可以明顯看出,他們主要就是想要藉助VR設備,模擬真實的舞臺場景,通過MIC外接聯動,展現“和喜歡的偶像一起站在舞臺上演唱”這一完整的場景。互動角色,視角轉換,場地設施,觀衆的反饋,他們儘可能的在四天內完成了他們想展現的舞臺。

4

舞臺場景

5

演示畫面

這個靠着自發組織拼湊起來的17人的小團體,用四天時間,做出了一款或許說不上精緻,卻具有意義的作品。它不是一款公開作品,也沒有華麗的噱頭,就是單純的展現了一個小姑娘的夢想。就好像我們小時候按着手柄想象着“我要是也能和勇者一樣,那我能在裝備店裏買到幾級的武器呢?我能打敗終極BOSS嗎?”

3月19日,他們帶着這款臨出發前還在修改的作品來到的小姑娘的家中,讓她體驗了夢想中的場景,她和她喜愛的偶像一起,站在舞臺上一起唱歌,而臺下,是爲她應援的觀衆們。

他們有着各自的工作各自的生活,是不同城市的遊戲人,發揮着自己的力量利用這短短的時間做了一款VR作品。說起來好像太過雞湯,但是在同樣的大市場之下,有抱怨,抨擊這個產業病態,逐利的,自然也有向着Dream Game來努力的人。

又回到了那句,你是爲什麼而玩遊戲呢?

爲了娛樂,爲了消遣時間。

遊戲中能夠體驗的,無非是日常生活中無法經歷的。作爲一種娛樂形式,遊戲的魅力比想象中巨大,無論是玩遊戲也好,做遊戲也好,只要和遊戲相關曾經被稱爲“不務正業”,但開放化的市場讓遊戲產業成爲了潛力行業。在行業整體發展的背景下,曾經捏着FC手柄的孩子也都長大了,他們有更多的選擇,能夠讓他們進入遊戲行業。而VR的發展,也讓我們小時候的許多幻想成爲了現實。

對於國內的整個遊戲行業,太多人帶着“不噴不快”的心情。但本質上游戲是種娛樂,並不需要用遊戲來改變什麼,VR所帶來的,無非是讓你的娛樂變得更加有趣,有感染力,讓你小時候的幻想離的更近一點。並且有更多的遊戲人在各個遊戲大廠,小廠,或是獨立團隊之中,爲他們的Dream Game而奮鬥。

在遊戲市場逐漸沉澱下來的時代,對於VR遊戲,我們或許應該多點期待。

80年代之後的孩子,大多都是伴着遊戲長大的,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成爲了今後可能會陪伴我們許久的娛樂。希望遊戲所帶來的樂趣,能讓所有人都像小時候一樣。面對着過去不的關卡,大呼一聲“我再試一次,再試一次就去睡覺”,而媽媽在身後催促,你關掉電視,期待着明天的遊戲時間。

from:威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