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泡沫初步破滅 去年VR企業倒閉70%

過去一段時間,一批VR企業相繼獲得融資,迅雷CEO鄒勝龍日前表示,VR是下一個能出現幾家百億美元的超級獨角獸的風口。目前迅雷不僅已經投資大朋VR,還成立VR消費者體驗實驗室。

as

佈局AR/VR領域的大企業越來越多

今年3月17日,阿里巴巴宣佈成立VR實驗室,首次對外透露集團VR戰略,而之前阿里還領投AR增強現實企業Magic Leap的7.94億融資。

騰訊則於2015年底公佈Tencent VR SDK及開發者支持計劃,系統闡述騰訊在虛擬現實領域的規劃;小米之前宣佈成立探索實驗室,第一個項目就是虛擬現實(VR)。

就在最近,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在華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會”時也表示,2016年會成爲消費級VR年。Facebook旗下虛擬現實設備製造商Oculus很快就要發貨。

不過,AR/VR如此被看好,也需要冷靜對待。小米CEO雷軍就表示,在一些極客人羣和垂直應用領域VR技術方興未艾,未來2-3年會迎來爆發式增長,但VR技術普遍應用還需5-10年時間。

AR/VR是下一個風口

2016年2月,Facebook CEO扎克伯格突然出現在2016年世界移動大會三星發佈會現場。現場參會者正戴着三星Gear VR眼鏡沉浸在虛擬現實世界,對從一旁走過的扎克伯格渾然不知。

這種照片迅速火遍網絡。可以想象一下,若干年後這張照片或許成虛擬現實元年標誌性的一張照片,再過更長的時間,或許這張照片會進入博物館,成一張著名的歷史照片。

AR/VR正成爲下一個風口,孕育出新的產業機會。曾投資京東的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對騰訊科技表示,很看好人工智能和VR行業。

“人工智能、VR及行業應用長期來看,都大有可爲。”張磊透露,高瓴資本已投了很多這方面項目。

中澤嘉盟投資基金董事長吳鷹表示,VR想象空間大,是各項技術發展到今天的綜合表現。

吳鷹說,“半導體技術的發展,計算能力速度的提升,成本的下降,包括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使VR和AR到了一個具體應用的階段,遊戲只是其中一個非常小的部分。”

前新浪聯席總裁兼CTO許良傑也表示,AI、VR是下一代很大的風口。“我覺得AR/VR領域的泡沫肯定會有,但任何新潮的東西出來,肯定有一個時間發展和沉澱。”

“迅雷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考慮如何佈局VR風口。看了一圈VR領域的創業公司,感覺我們有點晚了,也不夠專注,做不了VR風口的豬。”鄒勝龍說,對比了一下號稱要做“養豬場”生態平臺的幾家友商,感覺自己體量也不夠大,所以,迅雷決定不做“豬”,也不做“豬場生”態平臺,迅雷要做(VR行業)“豬飼料”公司,做上下游聯盟。

AR/VR普及仍面臨挑戰

大批資金正瘋狂涌入VR/AR領域。賽富亞洲基金首席合夥人閻焱則認爲,行業存在虛火。

“其實20年前就有AR,不過現在的計算機處理速度大幅提高,圖象更清晰。”閻焱對騰訊科技表示,VR和AR會給人帶來影響,但不會影響那麼大。

現實挑戰是,VR/AR非常燒錢,尤其是VR。紀源資本合夥人於立峯曾對騰訊科技表示,VR公司動輒估值10億元以上,但產品都處於相對的早期,紀源資本對不少項目保持觀望態度。

深圳創新谷合夥人餘波表示,這個時代創業者很容易忽悠錢。“我有一次在北京參加一個VR/AR大會,來參會的投資人比創業者還多一倍以上,稍微有點樣子的VR項目都能騙到錢。”

餘波話鋒一轉,“但是騙行家是很難的,真正有眼光的投資人都是挑最好的VR/AR項目。每年要做總結、交賬本,還有分析項目的來源。”

據餘波介紹,投資人一般分析VR項目核心來源是社會關係網絡,仔細分析自己家的賬本後,可以發現,真正給自己帶來最好回報的案例,基本是靠大家在業界相互網絡的推薦。

VR/AR在用戶體驗方面依然需要提升。道同資本創始合夥人張醒生指出,VR要直接到C端,讓用戶有極佳體驗很難。張醒生體驗了各種頭盔,但發現很頭暈,看時間長了人不舒服。

深圳威阿科技董事長劉宛平也表示,目前影響VR推廣的最大問題是體驗會頭暈,行業想要進入爆發點時,需要解決兩大問題,第一在硬件端解決眩暈問題,第二解決內容問題。

ARM執行副總裁吳雄昂指出,VR/AR產業鏈層面,硬件的基礎優化還沒有真正到位,標準沒有統一,這使得體驗存在侷限。未來還需要一年多後,才能出現基於新業態優化的系統。

VR行業走熱歸因於沉浸感提升,深圳超多維光電子創始人戈張總結說,目前市場上的產品強調沉浸感和互動性,未來需要解決的問題則是輕薄和無線傳輸問題,也包括豐富的應用。

基伍智聯科技總裁張武學則認爲,VR設備眩暈的問題已經在解決,即通過欺騙人類的視差來讓眼睛找到適合自己的圖像。

VR頭盔企業超過70%倒閉

“VR產品分爲三個層次,第一層次最輕,就是用手機加眼罩的方式;第二個層次是做頭盔;第三個層次是發燒友纔會買,對設備的計算能力要求高。”基伍智聯科技總裁張武學認爲。

不過,設備太貴也制約行業發展。扎克伯格承認,對主流消費者來說,600美元虛擬現實頭盔Oculus Rift定價過高。Oculus Rift成本實際上遠高於600美元,因爲需強大PC支持。

Facebook並非唯一受價格困擾的科技公司。HTC的Vive起售價高達800美元,也需要強大PC支持。微軟發佈了首版HoloLens開發者套件,售價則高達3000美元。

相對而言,谷歌Cardboard和Gear VR售價便宜,需依賴智能手機,或更受主流消費者青睞。

前新浪聯席總裁兼CTO許良傑表示,2014年中國共有200多家做VR頭盔的公司,2015年只剩下60多家,“VR頭盔公司今年也會有一批死掉。”

美國一份報告預測,到2020年整個AR市場規模是1200億美元,VR只有300億美元。許良傑表示,AR會比VR更快增長,因爲AR能把現場事物跟虛擬產品無縫整合到一起。

From:VR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