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國內電競業回顧:附屬品漸成獨立行業

電競和遊戲始終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是隨着電競賽事的發展,它開始朝着獨立行業的方向發展。回顧2016年國內電競業經歷的事件,電競的確經歷了很多的變化和發展。

2016年,電競正式從爲遊戲產品服務的附屬業務發展成一個獨立產業。據《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2016上半年,中國電子競技市場規模已超250億元人民幣,並仍呈現出高速發展的趨勢。

在經歷過空炒概念的階段之後,用戶增長、資本支持、政策利好加上各大廠商對新模式的探索使電競在過去的一年中獲得了諸多新的變化和機會。

25

細分:移動電競進入大衆視野

憑藉手遊的火熱,移動電競在2016年開始快速發展,參與人數達到萬人級別的大型移動電競賽事已舉辦超過10餘場。如球球大作戰、王者榮耀、皇室戰爭等多款熱門手遊紛紛入局,其中王者榮耀更是成立了職業聯賽KPL。

據CNG監控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國內端遊電競規模環比增長3.6%,而移動電競增長達到14.7%。在2016TGC現場,一位王者榮耀戰隊選手向記者介紹稱,相比端遊競技,移動電競的週期更短,節奏更快,隊員每天的訓練時間在4小時左右。

經歷過一年多的發展,移動電競在解決觀賞性、網絡調頻等內容問題之後已經開始尋求產業上下游的發展方向。據TGA平臺統計,騰訊旗下移動電競用戶已經達到1.7億人,隨着產品、賽事、硬件和商業化等環節的完善,移動電競將不再是一個僞命題。

賽事:數量激增,商業化模式初現

電競賽事主要分爲廠商辦賽和第三方辦賽兩種形式。

在2016年,廠商辦賽的頻次和規模都有所提高。以英雄聯盟賽事爲例,官方已經在職業聯賽的基礎之上增加了全民、職業分級和高校等面向多個受衆羣體的細分類別,並形成了包括城市英雄爭霸賽、LSPL甲級聯賽、LPL頂級職業聯賽、德瑪西亞杯、高校挑戰賽的全方位聯賽體系,在一年時間內輸出近200場比賽內容。此外,爐石傳說、DOTA2等熱門賽事也通過錦標賽、邀請賽的模式將賽事舉辦頻次和規模提升了近一倍。

有意思的是,在廠商辦賽規模不斷擴大的情況下,第三方辦賽非但沒有停滯不前,反而表現得更加活躍。如阿里體育投入近1億元成本主辦WESG,銀川政府投資2億元主辦世界電子競技大賽WCA等。受益於電競環境的改善,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願意拿出高額獎金來舉辦第三方賽事,而豐厚的獎金也成功吸引到了多個項目、多個地區的戰隊和選手前來參賽,其中銀川WCA總決賽就吸引到包括天祿、Newbee等超過24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足以和興盛時期的WCG國模媲美。

獎金方面,衆籌制度成爲廠商辦賽的新標配。繼TI6通過衆籌集得近1億4000萬元的獎金池後,英雄聯盟S系列賽事也採用了這種方式,並通過數款皮膚的銷售衆籌將S6世界總決賽總獎金池從2015年的200萬美元擴充至670萬美元。

除了規模和數量的提高,一些電競賽事在2016年形成了初步的商業化模式。九月,《英雄聯盟》舉辦了電競商務推介會,僅中國區賽事職業聯賽LPL,騰訊以暗標競奪的方式出售了1個主贊助商授權以及4個轉播授權,其中主贊助商標底價爲3000萬元,轉播權標底價1500萬元。如此計算,在除去賽事門票、周邊產品銷售之外,LPL在2017年的保底收入就已達到9000萬元。除此之外,LPL已經形成覆蓋賽事、承辦、明星經紀和周邊產品銷售等多條產業鏈環節。

政策:體育總局出手,電競教育合法化

3月19日,國家體育總局宣佈成立中國移動電競產業聯盟。4月18日,體育總局信息中心開始聯手大唐電信主辦CMEG賽事,在此之後,發改委開始明確鼓勵開展電競賽事,併爲電競賽事的舉辦提供政府書面支持。

除辦賽之外,電競還獲得了產業上游人才培養方面的政策支持。9月初,教育部官網發佈《普通高等學校高等職業教育(專科)專業目錄》,在體育類中新增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在獲得政策認可之後,多家學院開始籌辦電競教育的相關事務。通過走訪,筆者瞭解到,一些新興的電競學院已經通過對接文憑認證機構和電競相關企業爲學生制定培養計劃。

通過3年的學習,學生可獲得大專文憑,並根據就業意向對接市場渠道,從事職業選手、教練、賽事組織、裁判、主播等電競相關職業。目前,最早的一批電競專業學生將於2017年3月入學,並在2020年進入行業內。

26

資本:跨界投資成風,高燒轉爲理性

事實上,國內資本市場對於電競的興趣高峯出現在2014年。在那一年裏,多數廠商耗資舉辦着不盈利的賽事,各傢俱樂部向外援選手開出8位數年薪,電競發展處在一個資本炒概念階段,以至於許多電競用戶將2014—2015稱爲電競的“大土豪時代”。

2016年,來自傳統體育界的投資成爲電競資本市場的一股新生力量。如NBA費城76人隊、休斯頓火箭隊、金州勇士隊以及奧尼爾、馬布裏等體育名人紛紛入局電競,體育投資人+電競俱樂部的組合流行一時。

10月份之後,隨着英雄聯盟S6賽事中國戰隊的敗北,一場由隊員和粉絲主導的韓援“返鄉潮”將國內的資本高燒澆退。隨着Deft、Pawn、Mata等“8位數”年薪的韓援爲追求榮譽離華,國內的投資方開始迴歸理性,不再以天價年薪追求頂級外援。除了繼續以穩定的薪資挽留其他韓援主力之外,電競行業內的資本流動不再“野蠻”,俱樂部開始以百萬級年薪聘用優秀教練員和國內新秀選手,加強俱樂部和賽事體系建設,將資本加以更爲節制和合理的運用。

方向:造血能力初成,做生態成爲大廠首選

以英雄聯盟電競賽事爲例,電競產業已經形成了由人才、產品、賽事、承辦、內容製作、明星經紀和周邊產品等多個環節構成的較爲完整的產業鏈,並具備了初步的獨立造血能力。

在電競行業的快速發展下,不少廠商開始入局,並在發展電競業務的策略上形成了兩個主要陣營。

第一類,即如英雄互娛和任天堂等遊戲廠商,雖具備強競技性的產品和一定資源並開始組織賽事和內容平臺,但依舊將電競業務作爲遊戲業務的附屬品,沒有將電競作爲一項盈利的業務。

第二類,即如暴雪、騰訊和阿里等大廠,將電競業務從遊戲中抽離,作爲一項單獨盈利業務來發展。在業務展開上,三者都採用了構建生態系統的方式,並根據各自的特點和需求制定了不同的佈局和具體措施。

其中,暴雪在守望先鋒聯賽中採用了類似NBA的大聯盟系統,聯盟代表所有成員的利益,其核心宗旨即是做大蛋糕,並形成規範的分食體系。阿里通過阿里體育搭建了一個會員制的電競平臺,並採用“運動會”性質的賽事系統,在阿里所構建的生態系統裏,賽事是全民參與、非職業化的。產業鏈各環節的供應方在“互評”“積分”等機制的作用和統一規則的約束下達成合作,並通過平臺營銷,完成商業化。

最後,在年末的TGC2016上,騰訊電競問世。騰訊利用英雄聯盟賽事檢驗過的可以盈利的商業模式,將PC和移動端賽事整合,制定各個產業鏈環節的規則,搭建開放平臺,吸引各個環節的合作方前來合作。

相信在多方的努力和配合下,國內電競產業一定會走上一條健康發展的康莊大道。

from:Do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