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法狗挑戰星際難度更大 圍棋大佬不服

12

阿爾法狗(AlphaGo)圍棋4:1擊敗李世石,然後妥妥地榮升了九段,這個結局,大部分中韓圍棋高手們都認爲輸得心服口服,不服的只有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潔九段,他一直躍躍欲試想要和阿爾法狗切磋,可阿爾法狗卻不帶他玩兒了。

近日,已有確切消息表明,谷歌人工智能系統的下一個挑戰項目是電競《星際爭霸2》,電競圈的不少世界一流高手已摩拳擦掌,甚至主動請戰“吊打”阿爾法狗,這讓圍棋圈深深地不服啊:打遊戲竟然比下圍棋難?

率先在微博上發表不滿的圍棋圈大佬,是八屆世界冠軍得主古力,他轉發了一條某媒體採訪報道阿爾法狗圍棋即將挑戰“星際”的新聞,“谷歌則稱,星際爭霸不僅在視覺上需要處理,同時還需處理類似於大局觀、運營、戰術等多元化信息,這比圍棋難度高很多。”

正是這段話讓古力不滿,他點評道:“也許吹牛,如果職業電競選手和我互換各練十年,圍棋我只能呵呵,電玩我一定會給他們壓力!”孔傑九段隨後也緊跟古力,轉發並點評道:“其中的內涵無人懂,難道只看勝負?說比圍棋難很多,確實只能呵呵了。”

對人工智能機器而言,打電競真的難過下圍棋嗎?記者採訪了中國星際爭霸第一戰隊隊長LYH,以及四川大學計算機系主任、副教授魏驍勇,讓這兩位專業人士告訴你,電競對人工智能而言到底難在哪些地方。

難點1

不完全信息博弈 需要自己有戰略

人工智能挑戰電競,這個消息爆出來時,很多人都認爲,人和電腦打遊戲不是更吃虧嗎?怎麼會更難?其實,人工智能和電競職業高手過招,與傳統意義上的人和電腦打遊戲,有太多的不同。

“像《星際爭霸》也有單機版,就是相當於人和電腦打嘛,不聯網的,這種單機版和職業選手來比,真的差太遠太遠,根本不是一個檔次,輕鬆完爆。”LYH,成都Sun陽光戰隊隊長,如今這個戰隊還在中國星際戰隊聯賽中排名第一。談論起這個話題,他認爲大家首先要明白,這完全不是傳統意義上人和電腦單機版過招。

“那種單機版就是簡單的套路,到了幾分鐘了或者兵力有好多了,就固定的來一波,沒有自主的戰略、也沒有任何視覺偵查能力,就是一種套路和程序。”LYH說,單機版的存在意義,對於職業選手來說就是訓練基本功,“雖然實力差距太大了,但我們還是用單機版來訓練,比如練手速等基本功,還有就是練習以少兵力對多兵力,還有可以通過電腦研究地圖。”LYH認爲,一個年輕的電競選手入門的標誌,就是可以輕鬆完爆電腦單機版,“我們業內的說法就是,打贏了電腦後就可以來網上攀登一下了。”

其實,職業電競高手實力遠遠高於一般電腦,而對阿爾法狗圍棋等人工智能來說,最難的難點就在於策略能力,需要在更短的時間考驗人工智能的大局觀,而另一個比下圍棋困難的是,戰略遊戲是“不完全信息博弈”。阿爾法狗圍棋擊敗李世石後,DeepMind總裁哈薩比斯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我認爲作爲圍棋是完全信息博弈的巔峯。再有明顯的就是,人類在玩《星際爭霸》這類遊戲時比電腦更好。戰略遊戲需要在一個不完全信息的世界裏擁有高層次的戰略能力。而圍棋的事情是很明顯的,你可以在棋盤上看到一切,因此,這對於電腦來說更容易一些。”

難點2

視覺識別難度大 需要自適應能力

除了更難的信息處理和更自主的策略能力,人工智能打《星際爭霸》最大的一個難點是視覺識別。要想在瞬息萬變、紛繁複雜的屏幕上捕捉並識別出這些符號的意義,這個要求對於電腦來說真的太難了。

“最簡單的是一張臉用不同的設備和光線,拍攝出來的差別很大。有燈光時,鼻子睫毛會在臉上形成陰影,計算機是不知道五官和陰影的區別的,這就是玻璃眼與人眼的不同概念。計算機會把陰影都當成畫面,認爲是人臉的一部分,計算機把這部分當成人臉來學習,就很難找到統一的標準來描述這張人臉。”魏驍勇,四川大學計算機系主任、副教授,他是多媒體計算方向國際著名團隊VIREO的奠基成員之一,他研發了“基於人臉識別的考勤系統”、用於警方鑑別監控視頻中嫌疑人影像的軟件和“刷女”神器。

在他看來,最難的點是機器沒有自適應能力,不會根據環境忽略陰影、光線和紋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沒有光照干擾的遊戲屏幕,要想識別相對還容易些。“遊戲屏幕成像如果沒有光照不同、採樣設備不同等因素的干擾差別,可以很準確地捕捉到這些人像的位置和狀態,如果這部分問題解決了,機器肯定會贏,人類的反應肯定沒有機器快。”

不過,LYH認爲,識別只是基礎,機器要具備和人一樣的偵查能力,確實很難。“星際這類遊戲都說考天賦,但其實更考驗一個人的偵查能力,能在短時間百分百地識別全盤的狀況,偵查出對手的情況再合理佈局,確實難度很大。再加上這款遊戲本來就有隱身性質的兵種,必須策略性地使用反隱身,確實很考驗電腦。”

難點3

手速非決定因素 需要部署和策略

還有一部分網友和玩家認爲,人工智能就算在視覺識別、戰略能力上比人類差,但它們操作遊戲的手速是很大的優勢。手速,電競專業術語又叫APM,每分鐘操作指令數。“手速確實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但真的不是決定性的。”LYH說,在職業電競圈過招中,他見過手速完全不如自己的高手,“我認識一個人打星際是國內頂尖高手,手速才100多APM,我的手速可以達到300到400,但是他每次都可以贏,這算是一個罕見的例外。”LYH介紹,在《星際爭霸2》遊戲中,後期需要選手多方面的操作,對手速要求很高,這一點來說,不知疲憊的人工智能確實有一定優勢,但不是決定性的。

魏驍勇教授也認爲,速度不是決定性的:“比如在局部戰鬥上,拼殺上看誰的速度快,集結快,這一塊機器是有優勢的。但在戰略上,怎麼部署兵力,戰鬥位置的選擇,這些策略上的能力,人還是要比機器強的。”

目前全世界的《星際2》頂尖高手,依然是韓國選手,對此,LYH認爲韓國高手戰勝的可能性很大,“他們的實力可以說是太嚇人了,比我們國內的職業高手綜合實力要高出一截。”LYH談到了韓國著名的人皇BoxeR,曾創造矇眼對戰盲人選手的經典戰役,“他們基本功和熟練度之紮實,可以閉着眼睛執行完戰術,這種實力真的很嚇人。”可以說,韓國選手具備了媲美機器的完美操作能力,當然,LYH認爲人類最大的弱點是犯錯誤。“如果在一個關鍵點位犯錯誤,對於全局都有很大的影響,而且臨場發揮、心理因素、緊張、狀態等,都是人類不確定因素,這些東西對於機器來說,反而是有利的。”

from:華西都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