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盪的2016年:今年遊戲行業的7個關鍵詞

2016是動盪之年,遊戲業界也難以倖免。爲了適應改變,努力爭取更大的社會影響力,大公司繼續互相傾軋,偶有佳作,稍有騷動……與此同時,這個行業也在不斷擴大,引入更多玩家、類型、玩法和衝突。

大作井噴

普通的年份一般只有一到兩款代表性遊戲,今年卻不止。《精靈寶可夢Go》的偉大之處不在於其內容,而是科技成就:任天堂和Niantic用可愛的精靈世界、手機和全球定位技術製造出爆炸性效應。今年夏天的幾周時間內,整個世界似乎都在參與或者討論這款遊戲,就連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也不例外。這款遊戲的迷人之處還在於將公共空間都變成了遊戲場地。但這並非一定是好事,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的遊客們就不樂意和捕捉勇基拉的玩家們共享這個場所。然而,《精靈寶可夢Go》還是通過完美契合時下流行的社交分享文化,創造了50年來從未有過的熱潮。

01

相比之下,今年的另一款遊戲大作雖略顯平淡,卻也不乏創新——暴雪的英雄主題連線射擊遊戲《守望先鋒》從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該遊戲不僅讓每位英雄都獨一無二,更在後續升級中推出兩位新英雄——中東口音的中年女性安娜和皮膚黝黑的拉美裔女性黑影。在不久之前,這樣的角色只能當反派或者配角。

“有生之年”系列遊戲也在今年陸續登場:《最終幻想15》與《最後的守護者》合起來讓玩家們等了19年,總算不負衆望。

與往常一樣,大型遊戲發行商倚靠年貨也取得不菲成果:《戰地1》據說是該系列14年來的最佳作品;經歷2013年的《使命召喚10:幽靈》的慘敗之後,動視的Infinity Ward工作室攜《使命召喚13:無限戰爭》強勢迴歸;微軟斥重金打造的《戰爭機器4》也取得了巨大成功。

其他值得一提的遊戲包括:《文明6》、《羞辱2》、《幽浮2》、《神祕海域4:盜賊末路》、《四海兄弟3》、《FIFA 17》、《黑暗之魂3》、《泰坦隕落2》、《喪屍圍城4》、《看門狗2》、《極限競速:地平線3》,以及新版《毀滅戰士》和《殺手》……遊戲業界不斷精益求精,追求大作量產。此外,小型獨立團隊也出了不少精品,例如:《看火人》(Firewatch)、《Inside》、《貓頭鷹男孩》(Owlboy)、《仰衝異界》(Obduction)、《黑客特工》(Quadrilateral Cowboy)、《你推我拉》(Push Me Pull You)、《Videoball》、《斷絕》(Severed)和《終極閃光:流浪者》。(Hyper Light Drifter)。

意味深長的遊戲

在本月舉辦的The Game Awards 2016頒獎典禮上,《癌症似龍》(That, Dragon Cancer)摘得“最具影響力遊戲”獎項。《癌症似龍》是一段神奇的感人體驗,探討人生和愛的意義。其創作者在發表獲獎感言時幾度哽咽的畫面讓無數人動容。他指出,大部分遊戲都讓玩家扮演理想化的主角遊歷幻想世界,但有些遊戲能讓玩家正視自己和未來。

02

今年的遊戲在政治舞臺上也十分活躍:《奧威爾》(Orwell)模擬了政府不擇手段追求“安全”的恐怖現實;《弗吉尼亞》(Virginia)揭露父權社會如何強迫女性自相迫害;根據伊朗敏感歷史題材改編的《1979革命》(Revolution 1979)談到了意識形態戰爭中的倫理和妥協;

《Bound:王國的碎片》以舞蹈爲主題,探討了教育和家庭關係;《他的碎片》(Fragments of Him)則講述了年輕男同出櫃的始末;而“英國脫歐”(Brexit)則打敗“川普”(Trump)成爲《瘟疫公司》(Plague Inc)中最流行的病毒名;

《足球經理2017》似乎在統計英國脫歐的數據和評估後果方面比英國政府還要出色;爲了諷刺美國黨派之爭,一家專門的遊戲網站上線了;《紐約時報》根據老遊戲《俄勒岡之路》(The Oregon Trail)改編《投票之路》(The Voter Suppression Trail);文字冒險遊戲《Paper Drumpfy》講述了美國大選背後的故事。

揭示人與社會的遊戲屢見不鮮,其地位也日益提升。但同電影、書籍和歌曲一樣,遊戲只是一種娛樂形式,不必太較真。可蘋果公司偏不這麼認爲。它以“包含政治主張”爲由,拒絕一款關於巴勒斯坦衝突的遊戲上架。

遊戲的歷史還很短,最近才涉及嚴肅問題。於是,AAA級遊戲如履薄冰,極力避開敏感領域,例如:《羞辱2》繞開權力結構和階級鬥爭問題;《殺出重圍:人類分裂》談到了種族問題,卻弄得一團糟;《看門狗2》中的監控文化內容還不及《奧威爾》的前10分鐘豐富。

遊戲大廠不善於處理重大事件:《戰地1》描繪了一戰中的大屠殺場面,提及死傷人數,到頭來只不過是美化暴力;《最終幻想15》只會老生常談年輕人間的友情和忠誠;對於科林·凱普尼克(Colin Kaepernick)拒唱國歌事件,EA體育發言人只說《NFL 17》會在升級舊金山49人隊的賽前唱國歌環節的解說時加入隊員們正跪地祈禱的提示。實際上,這一升級並未實現,問題也不了了之。

在處理人際關係方面,做得最好的大作要屬《FIFA 17》。該遊戲圍繞年輕球員亞歷克斯·亨特(Alex Hunter)的成長經歷,講述了主角在多年友誼和家族羈絆下如何面對名利與野心重壓的故事。

硬件與VR

這是一個怪異的世界:Oculus Rift、HTC Vive和PlayStation VR相繼入市,價格高銷量增長緩慢。另一方面,只能玩80年代8位遊戲的復刻版紅白機卻極爲熱銷,一機難求。懷舊成了任天堂的必殺技。未來娛樂設備價格高昂,卻只能提供膚淺的新奇體驗。要想迎來光明的未來,它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如果不能提供必備體驗,VR只能停留在“有錢人的玩具”這一層面。

此外,儘管本世代家用遊戲主機只有短短3年曆史,今年可不乏硬件新聞:微軟和索尼分別推出了瘦身版主機Xbox One S和PS4Slim,並降低了舊版主機的售價。索尼還推出了性能升級,支持4K遊戲的PS4Pro。而微軟也在E3大展上公佈了Scorpio“天蠍座”計劃,聲稱能在性能方面全面超越PS4 Pro。不過,該主機要等到明年年底纔會問世。於是,索尼的家用主機繼續稱霸本世代,累積裝機量也已超過5000萬。微軟沒有公佈今年表現強勢(有三個月的業績超過PS4)的Xbox One的總銷量,估計還是遠遠落後於PS4。

因爲Wii U的失敗,任天堂在本世代主機競賽中早早掉隊。2016年,Wii U正式停產。不過,任天堂公佈了新主機Switch,預定於2017年3月投放市場。這是一款可拆卸手柄的混合型主機,不僅能連接電視,還能像掌機那樣便攜。任天堂將在明年1月13日公佈Switch的上市日期、售價和護航遊戲陣容。但是,看到可愛的《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和煥然一新的《馬里奧》,玩家們已經對這款主機有很高的期待。

03

把創新做到極限的任天堂同時又是天生的保守主義者。2016年,該公司終於涉足手機遊戲市場,在iOS平臺上發行了《超級馬里奧Run》(安卓版還要等到明年),開始重視與手遊廠商的合作。與此相對的是,索尼也組建了一家新的工作室ForwardWorks,製作PS系列遊戲的手遊版。

電子競技與賭博問題

2016是奧運之年。電子競技加入奧運大家族的討論也甚囂塵上。今年2月,韓國國際電子競技聯盟向國際奧委會詢問加入條件,卻遭到猛烈抵制。

不過,電子競技作爲主流娛樂力量的崛起卻有數據支持:2016年DOTA2國際邀請賽的總獎金超過2000萬美元;2016年EVO世界格鬥遊戲大賽吸引了1.4萬多名註冊玩家,僅《街頭霸王5》的參賽人數就突破5千;動視暴雪則花費4600萬美元買下美國遊戲大聯盟,準備建立《守望先鋒》聯賽。

就連傳統體育俱樂部也參與到電子競技產業中:美國費城76人籃球隊收購了Team Dignitas和Apex Gaming戰隊;魔術師約翰遜等幾位NBA球星聯手買下了Team Liquid戰隊;德國足球俱樂部沙爾克04參加了歐洲區的英雄聯盟冠軍聯賽。

世界電子競技協會(World Esports Association)和職業電子競技協會(Professional Esports Association)今年正式成立。它們像國際足聯一樣,負責協調全球各地的聯賽、戰隊老闆、贊助商和選手。因爲隨着電子競技的發展,參賽者間、遊戲產商間的利益衝突愈演愈烈。

04

另一方面,拉斯維加斯的賭博業者們正在考慮將電子競技納入營業範圍。而對於Valve及其《反恐精英:全球攻勢》(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來說,賭博是2016年的最主要問題之一:玩家開始把遊戲中的虛擬裝備——“皮膚”當做籌碼,在各種賭博網站上對電子競技賽事下注。在這個完全沒有監管的領域,操盤手們肆無忌憚。很多孩子沉迷其中,輸掉大量錢財。暗箱操作的情況也不在少數:有個YouTube主播發布宣傳視頻,爲自己入股的賭博網站造勢;Faze Clan職業戰隊也爲有財務往來的賭博網站做宣傳。一波負面報道之後,Valve才採取措施,試圖關閉這些賭博網站。

另外,賽事組織者們還要忙於打擊網戰作弊。《守望先鋒》、《英雄聯盟》、《精靈寶可夢Go》、《街頭霸王5》、《星戰前夜》(Eve Online)和《命運》等多款遊戲都對作弊者進行了封號處理。

霸凌與出糗

自私自利的遊戲發行商們同樣有罪。他們自己不作爲,也不許玩家向全世界推廣自己最愛的遊戲:好打官司的ZeniMax抹殺了一個非常受歡迎的免費版玩家自制《毀滅戰士》;

靠玩家熱情支撐的任天堂取消了包括《銀河戰士2》(Metroid 2)在內的幾百款經典遊戲的重製計劃;就連Internet Archive開放的《Nintendo Power》雜誌網絡電子版也遭到任天堂的打擊;

05

索尼臨時禁止一位沙特玩家訪問PSN,只因爲他的名字裏包含“Jihad”(聖戰)一詞;索尼還想把“Let’s Play.”註冊成商標,幸好美國專利商標局明智地駁回了該請求。

華納兄弟因爲邀請了包括PewDiePie在內的幾位YouTube知名主播製作《中土世界:暗影魔多》(Middle-earth: Shadow of Mordor)視頻,併爲此支付了一大筆費用,卻並未在廣告宣傳中提及此事而被美國聯邦通商委員會(FTC)指控有“欺騙消費者”的嫌疑。

YouTube著名主播Machinima也和FTC達成了和解。此前,FTC指控Machinima的 YouTube 賬戶發佈推薦Xbox One的視頻欺騙觀衆,而沒有透露他們發佈的視頻其實是微軟營銷計劃的一部分。

還記得冰島在歐洲盃上擊敗英格蘭而一夜成名的奇蹟嗎?EA爲了得到冰島足協的授權,支付了1.5萬美元。

社交媒體也是企業失誤的高發地帶:EA曾在推特上發起了一項“一戰”宣傳活動,但很快就被叫停。另外,EA還爲了推銷《泰坦隕落2》平白無故地攻擊動視。

雷蛇不僅在官方推特上發佈了“歧視女性玩家”的言論,又將矛頭指向了剛剛發佈了BMP的蘋果,調侃後者的機身接口。雷蛇的這一做法適得其反,遭到衆多網友的抵制。而在致歉之後,他們又得罪了更多人。

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爲了營銷《殺出重圍:人類分裂》而打出了“Aug Lives Matter”的標籤。可笑的是,史艾很快又表示,該標籤和“Black Lives Matter”的相似之處只是出於巧合。同樣,任天堂爲《紙片馬里奧:色彩噴濺》(Paper Mario: Color Splash)提出的“Shufflegate”口號據說也和“GamerGate”沒有關係。

最糗的要算是帕爾默·洛基(Palmer Luckey),因爲他出資支持了反對美國某個總統候選人的惡意言論組織。他在道歉聲明中表示:“我非常抱歉讓自己的行爲給Oculus與合作伙伴帶來了負面影響。”從那以後,他就極爲低調,據說他將因此卸任。

網絡暴力

當米洛·揚諾普洛斯(Milo Yiannopoulos)發動針對知名演員的詆譭運動時,推特終於對這個可恥的機會主義者進行封號處理。如今的社交媒體都整合了抗騷擾工具。然而,面對吃瓜羣衆的“怒火”,這些工具顯得微不足道,時時落於下風。

GamerGate上的謾罵力量日益微弱。但種族主義、厭女症和仇恨依然源源不斷地流向電子遊戲世界。

06

任天堂美國公司一位營銷部的女性代言工作人員艾莉森·拉普(Alison Rapp)參與了大量歐美版任系遊戲的和諧工作。玩家們在網上一致將矛頭對準她,進行聲討和騷擾,最終迫使任天堂開除她。國際遊戲開發者協會譴責任天堂這種沒骨氣的做法。然而,其他公司又何嘗不是如此?

《爐石傳說》黑人職業玩家Terrence “TerrenceM” Miller憑藉精彩表現在大賽中挺進決賽,卻在Twitch聊天室內受到種族歧視,遭到了觀衆的大量嘲諷和詆譭。隨後,這些人又大鬧另一個聲討種族主義的Twitch會場。

《博德之門:圍攻龍刃堡》(Baldur’s Gate: Siege of Dragonspear)的劇本作者就因爲在遊戲中加入了一名變性人角色而遭受網絡暴力,不得不暫時關閉推特賬號。

體驗戰地生活的VR程序《敘利亞項目》(Project Syria)在Steam上架後也遭到了大量尖刻的種族主義評論的攻擊。

因爲跳票和沒有達到預期,《無人深空》的作者遭受兩輪大規模網絡攻擊。

效力於BioWare的劇作家珍妮佛·赫普勒(Jennifer Hepler)在遭受網絡暴力時依然堅持工作,並出書分享了女性在遊戲產業中的艱辛細節,書中許多故事講述了女性如何遭到男同事和男領導的排斥與歧視。

值得慶幸的是,有些“施暴者”得到了制裁:因爲亂摸女玩家臀部並被視頻記錄下來,《街頭霸王5》和《漫畫英雄VS卡普空》職業選手諾伊爾·布朗(Noel Brown)遭到卡普空的禁賽處罰;另一名《任天堂全明星大亂鬥》職業玩家則因爲受到同行性騷擾指控,被終身禁賽;美國加州一男子因對《風暴英雄》中的其他玩家發送仇恨信息及暴力威脅,被判入獄5年。

遊戲產商也有性別歧視行爲:微軟因在遊戲開發者大會期間舉辦性別歧視派對而公開致歉。《鐵拳7》(Tekken 7)製作人原田勝宏居然聲稱,衣着暴露是遊戲中女性的一種穿衣風格,與聖誕風或者萬聖節風等沒有區別;

此外,國際遊戲開發者協會(IGDA)還發表報告指出:遊戲產業中的女性和男性存在很大的收入差距。

不過,有跡象顯示,部分遊戲產商正變得更加謹慎。今年的許多遊戲加入了可供操作的女性角色,例如:《鏡之邊緣:催化劑》、《羞辱2》、《再生核心》、《弗吉尼亞》、《Bound:王國的碎片》、《我是剎那》(I Am Setsuna)以及《戰地1》。

第一人稱殭屍生存網絡遊戲《腐蝕》(Rust)在升級後會隨機分配玩家的角色性別。製作人加里·紐曼(Garry Newman)表示:“我們知道有些玩家可能不喜歡系統分配的性別,但全球有一半人口不也只能忍受,無處抱怨嗎?”

射擊遊戲《不法之徒》(LawBreakers)加入了中性廁所。因爲北卡羅來納州頒佈法案,迫使人們必須使用合乎他們性別的衛生間或者更衣室。這一舉措對於變性人來說很不友好。

《模擬人生4》(The Sims 4)放寬了性別限制;而作爲今年唯一一款以黑人爲主角的AAA級大作,《四海兄弟3》(Mafia 3)取得了很好的銷量。

奇聞趣事

《GTA5》總監及R星領軍人物人物萊斯利·奔吉斯(Leslie Benzies)辭去總裁職位,離開 Rockstar North 工作室,讓人感慨高處不勝寒。

07

好萊塢話題女王林賽·羅韓(Lindsay Lohan)起訴Rockstar,指控其未經允許在《GTA5》中盜用她的形象。

教皇方濟各與The Game Theorists等YouTube主播會面,探討如何運用他們的影響力來促進世界和平。

曾倡議打擊網絡遊戲暴力的加州明星華人蔘議員餘胤良因詐騙被判入獄5年。

年僅16歲的少年黑客 Ruby Nealon 成功入侵 Steam 平臺,併發布了一款自己製作的惡搞遊戲《看着油漆慢慢幹》(Watch Paint Dry)。在這個遊戲中,玩家只需要坐在一旁觀看牆壁上的油漆一點點變幹,除此之外就再無任何內容。該遊戲很快就被下架。

在美國新澤西州長灘的一家披薩店(Freddie’s Restaurant and Pizzeria of Long Branch)每小時接到了超過200個來自遊戲粉絲的諮詢電話,僅僅是因爲餐館名字和恐怖遊戲《玩具熊的五夜後宮》(Five Nights at Freddy’s)撞車了。

在火爆的Twitch直播平臺上,要吸引眼球變得越來越難。一名主播居然用兩塊跳舞毯當控制器,挑戰《黑暗之魂3》。

今年也有不少離別:微軟關閉Lionhead工作室;擁有30年基業的美國遊戲商Majesco宣佈脫離遊戲行業;因爲不賺錢,迪士尼終止了《迪士尼無限》(Disney Infinity)系列遊戲發行和玩具銷售;擁有13年曆史的英國知名獨立遊戲公司Relentless今年8月份關閉;曾經手多部遊戲改編電影的德國導演烏維·鮑爾(Uwe Boll)宣佈退休。

from:騰訊遊戲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