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首款獨立遊戲[Savior]:逆境中如何成長

Josuhe Pagliery 的夢想並不大。他只想專心創作遊戲,一旦成功,他還想創作更多的遊戲。但是,在他的國家,簡單夢想也要面對太多不確定因素。他是古巴首個獨立遊戲開發者,而《Savior》是他的第一款遊戲。

“我希望《Savior》成爲本國首個獲得成功的獨立遊戲,” Pagliery 對 Polygon 網站說,“它或許能夠給其它開發者帶來希望與鼓勵,讓他們覺得,‘如果他們能夠完成《Savior》,在如此多困境中獲得成功,或許我們也能夠做到。’”

01

《Savior》是一款手繪動畫風格的遊戲,講述了關於神明、死亡與拯救的故事。爲了籌措資金,Pagliery 在衆籌平臺 Indiegogo 上進行了融資。那時,古巴與美國的緊張關係有了一些緩解,而 Pagliery 也以藝術家的身份去了美國。在紐約一家小餐館裏,他向 Polygon 網站講述了遊戲的創作過程。

Pagliery 說,他與自己的朋友 Johann Hernandez 共同創辦了遊戲工作室 Empty Head Games。在過去的 18 個月裏,他們把業餘時間都花在了遊戲開發上。在音樂、視覺效果和動畫方面,兩個人得到了一小部分古巴藝術家的幫助。

在遊戲製作完成後,他們計劃將其免費發放,而發放方法就是通過古巴特有的“每週包裹”(通過硬盤傳播音樂、電影、遊戲等網絡信息)。“多數古巴人僅擁有少量的資源,” 他說,“銷售遊戲成了一件不道德的事情。而且,它反正要被盜版的。”

02

由於古巴的特殊國情,Pagliery 的遊戲或許應該被稱作是“地下游戲”,而不是“獨立遊戲”。“在這個世界的其它地方,獨立開發者的狀況要比我們好的多,” 他說,“在古巴,僅有少量公共場所能夠接入互聯網。糟糕的現實是,我們幾乎得不到基本的信息,也很少與世界上的其它開發者聯繫。我們接觸不到聚會、新聞界、授權和其它需要的工具。”

“除了幾乎要廢棄的設備之外,我們必須重新瞭解遊戲開發所需的一切東西。比如銀行賬戶、創辦公司、進行衆籌……對於其它開發者來說,所有這些都是很正常的東西,而對於我們來說,這都是前進路上的巨大障礙。”

特朗普的當選,卡斯特羅的逝世……這兩件事情都可能影響到美國與古巴的關係,並間接影響到 Pagliery 的遊戲項目。對此,他表示說,雖然前途未知,但古巴與美國外交關係的恢復是個重大的進步。“對於我來說,那意味着我有機會首次去美國,並且進行了一次衆籌,和其它國家的獨立開發者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在幾年前,那還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任何的政治衝突,無論來自美國還是古巴,都會把兩國關係再次拖入泥潭,那無疑會給《Savior》帶來消極的影響,更會影響到全體古巴人民。”

from:愛範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