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屏倒計時:[超級馬里奧Run]蓄勢待發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今天並不是特別的節日,但一週之後,全球遊戲業將被這個叫做《Super Mario Run》的手遊強行刷屏。屆時,不管是業內、App Store首頁還是朋友圈等各種社交媒體都難以倖免,這款遊戲的存在感都很可能趕上甚至超過5個月之前的《Pokemon Go》。

gongbenmao

爲什麼這麼說?這是任天堂親自操刀,而且使用的是其最大IP做的手遊,還動用了傳奇製作人宮本茂站臺;蘋果不僅在WWDC活動上推薦,還破天荒爲其開啓了預定模式,並且預定用戶已破2000萬;從目前瞭解的玩法來看,該遊戲既有休閒玩法又具備病毒傳播潛力,而且是全球大多數地區都認可的IP。

首月流水或超過1億美元

最近,據海外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預計,一週後即將發佈的這款遊戲首月收入有望達到7100萬美元,不到《Pokemon Go》(1.43億美元)的一半。

但Gamelook認爲,作爲任天堂最大的IP,《Super Mario Run》的首月收入很可能會接近甚至超過1億美元:其一,馬里奧系列遊戲歷代高銷量作品非常多,全球銷量破800萬的就有20款以上,哪怕只有一部分用戶爲了嚐鮮而下載或者購買這款遊戲,也會帶來數百萬的玩家。

17

其二,該手遊的預訂用戶量就已經超過了2000萬,由於免費體驗再加上任天堂、蘋果、全球媒體以及社交平臺的推廣,《Super Mario Run》很可能會創造新的下載記錄。

其三,該遊戲雖然採取了9.99美元付費解鎖全部內容的方式,但卻完全去掉了其他內容,這對於歐美很多家長來說是比較放心的,用三杯咖啡的錢買一個頂級IP遊戲讓孩子體驗,應該是非常具有說服力的,更何況歐美是馬里奧玩家最多的地區。

蘋果爲何力挺:從曬性能轉向拉攏大作IP

連續幾年時間以來,蘋果的WWDC大會每次都會推薦一個或者多個讓人眼前一亮的遊戲‘炫耀’其新硬件優越的性能,比如2009年的《無盡之劍》、2010年的《Nova》和《極品飛車》、2011年的《無盡之劍2》、2012年的《真實賽車3》和《笨拙忍者》、2014年的《虛榮》和2015年的《戰錘40K》都是表現力非常強的作品。

到了2016年9月份,蘋果公司出人意料地把宮本茂請上了展示臺,並且把任天堂的看家IP《馬里奧》搬上了大屏幕。不止於此,隨後蘋果還專門在App Store首頁預留了《Super Mario Run》的預定頁面,這是迄今爲止該公司首次爲一個遊戲進行如此‘大尺度’的推廣。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到12月16日App Store推薦位更新之時,《Super Mario Run》會拿到全球各種推薦位,不管你喜歡不喜歡、熟悉不熟悉,只要打開App Store就絕對躲不開鋪天蓋地的推薦。

2

可是,蘋果爲什麼要這樣‘開了掛’式的爲任天堂賣力宣傳呢?

原因或許並不難理解:自2008年推出App Store之後,蘋果公司每一年都在提高iPhone遊戲的硬件性能,把手遊玩家的習慣從《水果忍者》、《憤怒的小鳥》之類的休閒遊戲轉向了《部落衝突》以及《戰爭遊戲》這樣的中重度遊戲,也就是說,iOS平臺已經有了相對成熟的手遊玩家羣。

而反觀手遊平臺的頂級開發商們,初期主要是先入場者分到紅利,並且因此誕生了Rovio、King、Supercell以及MZ等新貴。隨着手遊市場盤子越來越大,較爲開放的傳統遊戲業大佬陸續入場,EA、動視以及育碧都在App Store推出了自己的大作,國內的MMO遊戲大廠也一個不落的都推出了手遊版本。

但仍有相當一部分傳統優秀IP未能正式出現在手遊平臺,比如身爲主機硬件三巨頭的微軟、索尼和任天堂,尤其是後兩家,坐擁大量優質主機遊戲IP,這些遊戲的粉絲們忠實度和參與度都非常高,因此對於蘋果來說是不容忽視的。

遊戲本身:創新不足、情懷滿分

客觀來說,《Super Mario Run》實際上把馬里奧遊戲的大多數核心玩法都剝離之後加入了最基本的玩法,但從實際體驗來看,你很容易找到馬里奧遊戲的感覺,可以說是創新不足、情懷滿分,和之前不同的是,你的硬件變成了一部iPhone。

這款遊戲是個自動跑酷遊戲,馬里奧在遊戲裏會自己一直跑下去,不需要玩家控制,但你需要控制角色的跳躍,輕輕點擊它就會快速跳躍、長按屏幕則可以讓馬里奧飛起來,雖然看似簡單,可它有很多馬里奧遊戲裏的功能,除了紅帽子、大鼻子、大鬍子和穿着可愛工裝的經典角色之外,你仍然可以跳牆、踩到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毒蘑菇(也就是被踩了30年的板栗仔),還可以收集金幣以及加成道具。有些跳躍平臺做的一眼就能看出經典遊戲的影子,比如鬼屋,每個都有很難收集的金幣增加遊戲的挑戰性。而且遊戲裏的動作也有很多讓人驚訝的組合方式,比如你可以跳過敵人頭頂並且飛出去收集空中的金幣。

11

傳奇開發者、馬里奧創作人宮本茂說,任天堂實際上早在Wii時期就已經考慮做個單按鈕的馬里奧遊戲,“我們之前就做過嘗試,但當時覺得這種方式或許最適合的平臺是iPhone,所以這就是我們做《Super Mario Run》的原因”。可不管是Wii還是iPhone,想要做流暢的馬里奧體驗的目的是一樣的:任天堂希望把這個最大的IP推向更多的人。他說,“任天堂一直都在做馬里奧遊戲,而且你做一個系列的時間越長,它就會變得更加複雜,更難以被新玩家理解。我們覺得通過簡單點擊讓馬里奧跳躍的方式,這個系列就可以被更大的用戶羣所接受”。

除了經典的‘旅行模式(tour mode)’之外,這款手遊還增加了‘toad rush’競爭模式和讓玩家打造自己蘑菇王國的城建模式。不過,對於國內玩家而言,可能只有開VPN才能體驗,因爲在任天堂的官方通告中,這款遊戲的首發151各地區並不包括中國大陸,而且總裁君島達己表示還在考慮。

任天堂的豪賭:這場仗只能勝不能敗

和蘋果相比,任天堂肩上的壓力實際上是最大的,因爲在賭上了最大的IP之外,該手遊還是由‘馬里奧之父’宮本茂親自操刀,並且投入了三個團隊研發。

12年前,任天堂用DS開拓了新的遊戲市場,並且推出了 ‘藍海戰略’,讓那些對複雜的手柄操作望而卻步的新玩家找到了新的遊戲平臺,結果是,3DS和Wii累計賣出了2.5億,超過了最初讓該公司發家的的NES和Game Boy。但這種狀況並沒有能夠繼續維持下去,隨着3DS和Wii U的推出,越來越多的休閒玩家轉到了智能機和平板平臺。如今,任天堂也不得不隨着玩家的腳步來到了移動平臺。

這一次,任天堂沒有創造自己獨特的市場空間,而是一頭扎進了全球競爭最激烈的遊戲平臺,選擇和蘋果平臺超過200萬款應用爭搶用戶的時間和資金。當然,這麼做是有很大機會的:雖然任天堂最暢銷的硬件達到了1.5億,但蘋果的iPhone銷量早已經超過了10億部,因此該公司很有可能把自己的經典角色推向新一代的用戶,就像30年前原版《超級馬里奧兄弟》所做的那樣。

10

對於任天堂來說,《Super Mario Run》是一款非常重要的遊戲,如任天堂的領導者不止一次所說的那樣,《Super Mario Run》和該公司的手遊並不只是爲了做偉大的遊戲,他們的終極目標是用這些遊戲給該公司和大量的經典遊戲以及角色帶來更多的用戶。

一週之後,《Super Mario Run》即將在iPhone和iPad發佈(Android版本發佈略晚於iOS),這是任天堂首款自己研發的手機遊戲,馬里奧是任天堂最大的IP,而且是全球普遍認可的角色,從某種方面來說,它的成敗會任天堂未來的手遊起到正面或者反面的示範作用。對於宮本茂來說,這款遊戲同樣意義重大,因此他不僅是《Super Mario Run》的遊戲製作人,還親自擔任製作總監。甚至,宮本茂還與任天堂另一名老將手塚卓志(Takashi Tezuka)聯手創作,而後者還參與了原版馬里奧遊戲的研發。他說,“這就像是我們回到了30年前一起做遊戲設計和研發的時光,帶來了很多的樂趣”。

然而,《Super Mario Run》的創作和之前並不是完全一樣的,隨着硬件從NES變成了現代化的設備,研發團隊的規模需求也比最初版本創作時增加了不少,但手遊不同的是,它可以繼續允許小團隊進行創作,但這款手遊的研發團隊並不小,三種模式分別由3個獨立的研發團隊完成。宮本茂說,“我本來希望做手遊可以簡單一些,但實際上並沒那麼容易”。

《Pokemon Go》已經做了榜樣:比收入更重要的是獲取更多新用戶

隨着《Pokemon Go》在iOS和Android平臺的成功,任天堂實際上已經嚐到了甜頭,這款加入了簡單AR玩法的手遊突破了蘋果的下載記錄,日活躍用戶一度達到了4500萬人。這款遊戲成功的最大意義是讓Pokemon有了更大的認知度,隨着《Pokemon Go》的成功,很多根本沒接觸過口袋妖怪的用戶也成爲了粉絲,進而推動了之前3DS老遊戲的銷量,最近發佈的《寶可夢日月》更是創下了任天堂該系列的銷售歷史。

可以肯定的是,《Super Mario Run》首發會成功,但能撐多久,gamelook這裏不敢打包票。或許,對於任天堂而言這並不重要,宮本茂說,“當然,我們第一次推出手遊策略的時候,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可以把我們的角色和IP帶給更大的用戶羣,但是連我們自己都被(Pokemon Go)驚到了,它給我們的遊戲帶來的用戶量增長超乎想像”。

miyamoto

其實,哪怕任天堂無法在以後的手遊當中複製同樣的成功,《Pokemon Go》的案例也算是已經做了非常好的榜樣。宮本茂說,“我們現在即將發佈《Super Mario Run》,而且確定會給新系統研發馬里奧遊戲,《動物之森》手遊也是一樣,我們希望,當《動物之森》手遊發佈的時候,更多人會熟悉它的世界觀和角色,這樣我們再發布該系列其他遊戲的時候,就會有更多的人感興趣。”他還同時透露,任天堂的一些IP可能更適合只在移動平臺推出,比如寵物模擬遊戲《Nintendogs》,“根據IP的不同,我們會探索不同的機會”。

考慮到移動設備的普及率,《Super Mario Run》很可能成爲有史以來玩家數最多的馬里奧遊戲,一旦實現,任天堂則會面臨更爲有趣的新問題,這可能會影響未來馬里奧遊戲的創作和發展。宮本茂解釋說,“《Super Mario Run》是面對數千萬玩家的,這可以讓他們體會到馬里奧世界的樂趣,而且會成爲他們接觸這個系列的門檻。隨後而來的問題是,一旦過了這個門檻之後,接下來要帶給他們的是什麼?是傳統的馬里奧體驗?還是更像《馬里奧銀河》遊戲呢?隨後我們必須瞭解新用戶對馬里奧遊戲的需求,然後據決定馬里奧遊戲未來的發展”。

雖然給人的印象十分古板,但任天堂實際上是個想法很前衛的公司,有時候他們的新創意會帶來特別大的成功,比如Wii和DS。當然,也有時候,這些想法則沒有太多人關注,比如Wii U以及有點兒像平板的手柄。但不管怎麼樣,宮本茂認爲該公司未來都會把更多人帶到遊戲領域來。他說,“我希望人們能夠繼續認識到任天堂在很多領域都是先行者,如果有一天人們回過頭來看Wii U的時候會說,‘哇,我記得任天堂做過,現在看看由它衍生出來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