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書嶺:本地流量太貴 遊戲公司出海方法論

12月8日,由九宇資本、智東西、犀牛之星、極果、六合諮詢共同主辦的“2016智能+未來峯會”在北京北京JW萬豪酒店揭開大幕。在這場近六百人的行業盛會上,來自投資界、創業圈和產業鏈各方40餘位大佬登臺演講交鋒,圍繞“新經濟、新智能、新三板”主題,探討產業變革中的投資機會、人工智能時代下的新消費模式、汽車的智能化未來等,帶來最前沿的實踐、思考和判斷。

在上午的演講環節中,英雄互娛董事長應書嶺發表了名爲“新文化,新體育”的主題演講,深度結構了遊戲創業公司出海的方法論,並對全球電競市場未來的發展趨勢作出預測。

y

以下爲應書嶺演講的要點精摘:

1. 近年來,傳統娛樂正在向着新娛樂轉變。娛樂從電視、電影、演唱會,向着網絡遊戲、手機遊戲、網劇、彈幕視頻轉變。科技與網絡引發了娛樂革命,帶來全新的可能,人們不再滿足於傳統的娛樂方式。

2. 全球電子競技市場的規模和用戶在快速增長,2017年底,全球電子競技市場回到460萬百萬美金的規模。

3. 不同時代的競技方式反應的是社會生產方式的不同。在農業時代,力量是競技的基礎,人們通過奧林匹克分辨人類力量的差距,工業時代,分工協作是競技的基礎,我們通過籃球、足球來分辨協同與力量的差距,而互聯網時代,智慧是競技的基礎,我們則通過電子競技來分辨人們在智慧方面的差距。

4. 電子競技公司要有全球化的發展戰略。創業者 要有國際化的事業,例如加入Facebook、twitter等當地網絡元素。英雄互娛發現在國外能夠擁有用戶關係鏈,全球市場獲取用戶的成本比較低。創業者可以關注一下全球市場,全球市場是非常非常大的規模。此外,海外市場還是一個開放、公平競爭的環境。

我們每個創業者在做自己的創業的時候可以再着眼一下全球市場,因爲全球市場比我們想象當中大太多了。在中國買一千萬用戶可以把初創企業的初始融資的錢花光,但是放在全球的盤子,進行遊戲的簡單推廣和宣傳,你會快速把握到在全球哪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最喜歡你的產品,快速捕捉他的一些需求,這個時候你可以在一個局部地方快速形成優勢,慢慢把產品做穩定,你把這個區域當做是你封閉測試的區域,把產品調試穩定之後再想其他區域擴張。創業成本大大降低了,而且多了更多試錯的機會。

5. 英雄互娛引入了VR電競,願意去賭VR輸入設備的未來。但是如果沒有找到好的輸入設備方向的話,可以去找找跟飛行有關的方向。

6. 當時我們覺得有一件事情特別好玩,就是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意識到一個事情,原來在國外你是可以有用戶關係鏈的,在中國不是每個公司都可以拿到用戶關係鏈,中國用戶關係鏈是封閉狀態。很多人做一個APP,你想知道好友在幹什麼,但是沒門,因爲關係鏈沒有共享。但是到國外就不一樣了,很多關係鏈都可以使用,甚至一個排在左,一個排在右,讓用戶自己比較,你想和哪個關係鏈裏的人去玩,這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實際上我在想一件事情,中國的創業者,你們有沒有想明白一件事情,中國的流量是全世界最貴的流量,中國很多的流量是不賣的,爲什麼不試一試海外的市場,海外市場是多麼開放、公平、競爭的環境,所有東西放在那個地方,每個人都有機會拿到。其實我們要講更要看全球化的機會,這樣對於你來講可以打開你的視野。

以下爲應書嶺在“2016智能+未來峯會”上的演講全文:

非常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和大家來做一個分享,也感謝宇傑今天提供這樣的機會。我原來一直想PPT用什麼名字,後來想去年講新娛樂的黃金十年,過去了一年,應該是黃金九年了。一年過去了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呢?我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的一些看法。

過去我們經常聊傳統娛樂、新娛樂,我們在講傳統娛樂到底是什麼東西。有電視、電影、演唱會。我自己也有在思考一件事情,過去一年時間電視、電影和演唱會有些什麼變化。我感覺我看電視越來越少了,我身邊朋友也看電視越來越少了,但是一些特殊的節目,大家看節目的集中度會變得更高了。所以發現一件事情,我們的時間變得更珍貴了。

而電影呢?電影這一年時間,去年的時候所有人都在跟我講一件事情,在講過去美國如何如何的情況,中國如何如何的情況,在講電影的市場應該是如何輝煌,接下來的十年、二十年。但是我們看到的情況是好象今年又是電影市場一個出人意料出現的一個拐點。所有的規律都在講電影市場會變得很好,包括大家都在那邊講說今年好象實體經濟還很差,經濟不好。經濟不好的話好象電影市場更應該好,還是不好。我們在想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再來看演唱會,演唱會過去一年時間,我自己最強的感受是我身邊的朋友去看演唱會的數量變多了。我也跟票務的朋友做交流,他們說現在演唱會的票賣得很好,而且在北京只要容納一千人以上的場館要預定非常困難。代表一件事情,消費持續的升級。

其實我們有時候看一件事情,電視、電影、演唱會的變化,我們在看它到底在做怎樣的變化,其實我們講可能是因爲新娛樂的出現,對於它有了一些衝擊。在過去一年時間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我們是不是應該再去思考一下過去的很多理論是不是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仍然是有效的事情,我們是否還應該去考慮那些盲目的東西。

這是我們講的我們自己處在的行業,全球電子競技的市場,英雄互娛是做互聯網的方向,我們希望改變人和人溝通和交流的方式。我們經常講一件事情,可能很多很多年之前,在那個古老的時代,在古代奧林匹克的時代,人類獲得生產資料的主要方式是比誰跑得快,誰跳得高。於是那個時代分辨人類競爭力的主要方式,古代奧林匹克比得是誰跑得遠,跳得高。

接下來迎來工業革命,工業革命強調分工,分工同時你會發現,在那個階段人類主要的體育競技方式是足球和籃球,足球和籃球是強調人類在力量上的協同。緊接着迎來互聯網時代,互聯網時代講究智慧聯動,人跟人的交流變得越來越方便,於是這個時代產生了電子競技,電子競技是反映人和人之間智慧的協同。

其實我們發現所有的一切東西都好象有很多有規律的地方,市場在快速發展,我們也在思考一件事情,其實我們覺得我們在迎合一個科技發展,基於這個科技發展推動了產業革新。如果當你發現科技發展已經開始進入你的產業,我覺得每一個創業者都要迎合這樣的科技發展進入你產業後對於可能傳統的產業帶來的變化,如果當你已經發現在這樣一個新經濟,新的一個事物快速發展的時候,你還在老的方向上面持續投入,這是不是一個有問題的一件事情?其實每個人都值得去思考一下。

所以說我們在講每一個階段我們在作爲一個文化創意類的企業,在每一個階段我們都會想的事情是說如何能夠有更好的表現,如何做出更好的文化,因爲畢竟我們是文化創意企業。我們做文化創意企業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感受,你會感受到在這個方向上最重要的是創字,是創意的問題。

很多創業者跟我講一個事情說現在互聯網越來越發達,但是我又感覺流量越來越昂貴,流量越來越昂貴的時候我們發現必須你要做出好的內容。剛纔姚總也講全球化,其實我們自己也有一個非常大的感受,現在中國的創業者其實在創業的過程當中獲取全球用戶已經比以前容易太多太多了。

我自己從來沒有去過印度尼西亞,也沒有去過雅加達,但是過去一年時間,我們在印度尼西亞獲得了5千萬的註冊用戶。其實這代表隨着互聯網的發展,我們在各個國家獲取用戶其實變得越來越容易,你需要考慮的事情是如何在你出海的時候真正意義上把自己變成一個國際化的企業。

我印象非常深的一件事情是在今年的1、2月份的時候,我們剛剛開始出海。出海的時候我當時一直體驗我自己的遊戲,我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家的遊戲裏沒有臉書網,我覺得非常奇怪,我問產品經理爲什麼沒有加?他說原來要加這些東西。於是我們重新找了一個更國際化視野的小孩做這方面的產品的適配,他加入了臉書網等社交網絡,讓它變得那樣國際化,這樣的國際化動作完成之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變化太大了。那一瞬間我們在整個東南亞的地區,我們用一個月時間獲取了接近一千萬的註冊用戶,這一千萬用戶怎麼來的?就是我們更好迎合了這個市場。當時我們覺得有一件事情特別好玩,就是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意識到一個事情,原來在國外你是可以有用戶關係鏈的,在中國不是每個公司都可以拿到用戶關係鏈,中國用戶關係鏈是封閉狀態。

很多人做一個APP,你想知道好友在幹什麼,但是沒門,因爲關係鏈沒有共享。但是到國外就不一樣了,很多關係鏈都可以使用,甚至一個排在左,一個排在右,讓用戶自己比較,你想和哪個關係鏈裏的人去玩,這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我們每個創業者在做自己的創業的時候可以再着眼一下全球市場,因爲全球市場比我們想象當中大太多了。在中國買一千萬用戶可以把初創企業的初始融資的錢花光,但是放在全球的盤子,進行遊戲的簡單推廣和宣傳,你會快速把握到在全球哪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最喜歡你的產品,快速捕捉他的一些需求,這個時候你可以在一個局部地方快速形成優勢,慢慢把產品做穩定,你把這個區域當做是你封閉測試的區域,把產品調試穩定之後再想其他區域擴張。創業成本大大降低了,而且多了更多試錯的機會。

很多創業者講我這次選產品上架,我只在中國,我在中國投放,中國投放完了以後我再去海外做嘗試。實際上我在想一件事情,中國的創業者,你們有沒有想明白一件事情,中國的流量是全世界最貴的流量,中國很多的流量是不賣的,爲什麼不試一試海外的市場,海外市場是多麼開放、公平、競爭的環境,所有東西放在那個地方,每個人都有機會拿到。其實我們要講更要看全球化的機會,這樣對於你來講可以打開你的視野。

我們在過去的體育競技方向我們在多個國家做了六位一體的賽事體系,包括大東亞地區我們做了移動競技賽事,做賽事我們感覺到一件事情,每個區域的消費者的用戶需求不一樣。我們做這些東西的時候發現區域消費者對產品的認可在過去時間我們來看認可程度會非常非常快,而且你在單個區域有一個特點,消費者對你口碑有根本性的反轉是人口的10%。

我們印象深刻的區域是臺灣,整個區域人口是2300萬,但是我們在臺灣註冊用戶突破200萬的時候,超過了區域人口的10%,你會發現你的口碑所有東西都發生了根本變化,就在於我們在講,很多我們創業者在做很多商業化的時候,我可以建議大家可以做得再晚一點,當你用戶量做得更大一點的時候,你會發現用戶口碑會有本質不同。

我們最近也在做VR,作爲互聯網體育公司來講我們更願意堵VR的輸入設備,這個屏幕上是我們的一個東西,我自己也是深度VR愛好者,我自己平時也玩VR遊戲。但是我發現在過去有的一些經驗是在過去時間大家作VR的時候都會遇到一個難點,就是眩暈。

其實這是人類的一個本能,如果說我坐在這個地方,我沒有發生任何的移動,結果這個鏡頭帶着我上天下海,我自己身體會感覺一件事情,我所有的神經都會告訴我一件事情是我是不是生病了,然後緊接着開始頭暈、噁心,開始想吐。我相信每個人玩VR到一定時間,基本在20分鐘以上就基本開始想吐。

因爲我們早期有一些遊戲是做FPS的方向,所以我們會做一個物理輸入的東西,你會發現當你的身體可以移動的時候,當你身體和整個節奏是同步協同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整個VR的娛樂時間會大大延長。在這樣的設備上我自己差不多可以玩一個小時也不會頭暈,就是因爲你的身體和大腦接受的所有東西是一致的。但是有些人會講說如果我沒有這樣的東西怎麼辦?

我可以給創業者做一個小的分享,我覺得很好玩的一個事情。因爲人類進化史上人類沒有飛過,如果你做一個VR項目,如果模擬人在天上飛,怎麼飛你發現都不會頭暈、噁心、想吐,因爲你的大腦神經在過去進化當中沒有積累對於飛行的經驗,所以你會發現怎麼弄你都不會噁心,你發現那些都是很正常的,好象那些東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在VR方面我覺得可以做飛行的東西,如果你自己沒有做到特別好的輸入設備,做做飛行,也不會有人覺得自己被騙了,他也沒有飛過,上去以後感覺還挺舒服的,我自己的感受。

在過去這一年時間,其實我們在雅加達和吉隆坡,包括港澳臺地區我們都在辦比賽,辦比賽我們也有一種感受。在海外有很多東西是有意思的地方,我覺得大家可以在你進行你的用戶推廣的時候可以去使用的一些方式。比如在海外當你的規模到達一定量級的時候你可以輕鬆買到一個電視臺,這個事情是不難的事情。我覺得有很多國際化的東西我們要看一下,這裏是什麼樣子,外面是什麼樣子,這個時候對大家來講就是比較好的提醒。

當時我們在吉隆坡,我們在當地看電視太的牌照,我們會發現怎麼這麼便宜。爲什麼我在這裏跟大家講電視臺?因爲你要做網絡直播帶寬費用貴到你要飛起來,不是每個創業公司都可以扛住帶寬費用。但是在海外有的時候做推廣是可以用電視臺的,電視臺沒有任何帶寬。當你出海的時候你會發現有很多東西發生了變化,你不一定一定要依賴網絡和某一些流量。

所以我們講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英雄互娛在海外有了很多探索。今天非常感謝趙總邀請我們溝通來做這樣的分享,所以我們在談的都是我們自己企業的一些乾貨,我們出海的時候遇到的問題,和我們在座新文化、新娛樂探索的時候遇到的一些問題。在座每一位創業者其實都帶着滿滿的信心來迎接未來的黃金的文化的十年、新經濟的十年,我祝福大家都收穫自己美好的果食,謝謝。

from:智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