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憤怒的小鳥2》:老朋友,新面孔

Rovio狂暴的小鳥們和愛摸鳥蛋的搗蛋豬又回來了!但他們免費增值模式真的可以讓玩家們玩的飛起嗎?

《憤怒的小鳥2》是一款純粹的免費增值遊戲

《憤怒的小鳥2》是一款純粹的免費增值遊戲

《憤怒的小鳥2》是憤怒的小鳥系列的第8部作品,延續了之前該系列諸多作品的一貫風格(如季節版、里約版、星戰版等等)。

回顧一下從初代之後,其衍生的作品還有《憤怒的小鳥:變形金剛》、RPG《憤怒的小鳥:史詩》、《憤怒的小鳥:思黛拉泡泡》、《憤怒的小鳥:戰鬥》以及《搗蛋豬》。

《憤怒的小鳥2》預示了Ravio對自我的重新定位:迴歸“扔鳥”模式來提高產品價值,以及在此基礎上設計一款純粹的免費增值遊戲。

後者對Ravio來說既是巨大的機遇也是極大的挑戰。讓彈射出去的小鳥們變成吸金利器,就像《糖果粉碎傳奇》和《部落衝突》一樣成爲能創造數十億美元營收的手遊產品。然而,如果搞砸了,這依然是一個“離間”兒童玩家和他們父母的好機會,因爲《憤怒的小鳥》已成爲近年來一個最大的新興兒童品牌。Ravio已爲這個挑戰努力了很長時間:那些免費增值的衍生遊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這些經驗教訓見成效了嗎?作爲一款遊戲,《憤怒的小鳥2》的確很出色,強有力的證明了好遊戲帶來的好口碑遠比大範圍的炒作營銷更有效果。

從免費增值模式來看,《憤怒的小鳥2》並沒有搭載諸如強迫性質的APP內付費內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很有新意的視頻廣告模式,這爲其在玩家羣體中贏得了相當不錯的口碑。

對於兒童,這其實挺尷尬,儘管並不令人感到厭惡-那些Rovio比孩子父母親更關心的事,且容我們稍後再說。

《憤怒的小鳥2》的畫面表現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憤怒的小鳥2》的畫面表現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到搗蛋豬的島上

《憤怒的小鳥2》的劇情在一片熟悉的地方展開:搗蛋豬島上的反派們依舊還是那兩個惡俗的愛好,偷蛋以及用木頭、冰塊和石頭搭建防禦工事來抵禦憤怒的小鳥。

和之前一樣,玩家們的任務是通過彈弓發射小鳥們-怒鳥紅、飛鏢黃、白公主、藍弟弟以及其他出現的角色,他們都有獨特的能力-打倒搗蛋豬以及摧毀防禦塔。這款遊戲現有140個關卡,在未來的更新中還會繼續增加。

遊戲有一些新變化。關卡現在擁有多個階段:一旦消滅一定數量的豬,就可以進入下一部分。會有更大的BOSS,比如很難被幹掉的老闆豬、廚師豬、國王豬等等。

那些可供玩家拋射的小鳥們由一套虛擬卡牌來表現,這些卡牌也可以根據玩家需要重新洗牌,改變他們的使用順序。

與此同時,遊戲還有一個“魔法”形式提升攻擊力的系統:有大羣橡皮鴨組成的空襲、將防禦塔變成脆脆冰的暴風雪、可以讓豬爆炸的辣椒,等等。

這些都是很有噱頭的展示:《憤怒的小鳥2》看上去真的很棒,無論是關卡背景設計還是觸碰操作,看上去都很不錯:比如當玩家們準備發射一隻新的小鳥時,那些豬還會瑟瑟發抖。

就遊戲壽命而言,140個關卡足以支撐到下次版本更新,一旦玩家到25關就可以解鎖一個“競技場”,可提供每日挑戰和比賽,可以通過與朋友PK來讓小鳥們升級。

付費,遊戲

在這一切之上的是免費增值模式。首先,要有一個鮮活的系統。玩家在一次挑戰失敗後都會失去五點體力,接下來,玩家每三十分鐘纔可以額外獲得一點體力。

魔法是一個消耗性資源:每天都會得到一些補充,但當玩家們用完了,即必須要去遊戲的內置商店用虛擬幣購買,售價是0.79英鎊購買80和39.99英鎊購買5700.寶石也會每天分發一次,通過付費可以得到額外數量以及日常任務(比如每天爆30只豬)。

寶石同樣可以用於在玩家關卡失敗後繼續進行。但一天只能有限地使用,玩家可以看一段小廣告—比如另外一款免費增值遊戲(在國服的憤怒小鳥上小編並沒有發現該功能)—在特定等級獲得額外的小鳥或者更多體力繼續玩耍。

,作爲一名資深玩家,我在一開始玩遊戲的時候,用完了所有的體能和每日視頻廣告之後到達22級,到達了“等待或付費”的節點。讓人沮喪的是,可能是遊戲更想讓玩家更多的融入現實生活,2個半小時才能恢復5點體力的做法實在是太坑爹了。

還有一點讓人比較糾結的就是隨機生成的關卡,玩家在進行同一個關卡時,每次進入遊戲後其建築的形式及材料都會發生改變:有時可能是一個很容易摧毀的木質結構,有時會是非常難破壞的石質結構。這看起來有點像是在變相地“勾引”玩家們去購買更多的魔法。《糖果粉碎傳奇》也用到了類似的手段。

我並不是怒鳥系列的忠實粉絲,但從其在應用商店的表現來看,在Apple 的APP Store、Google商店以及其他一些主流渠道來看,其表現都堪稱可圈可點。

《憤怒的小鳥2》運用了一個鮮活的系統,遊戲與視頻廣告結合的方式使玩家們一直保持高漲的遊戲熱情

《憤怒的小鳥2》運用了一個鮮活的系統,遊戲與視頻廣告結合的方式使玩家們一直保持高漲的遊戲熱情

是時候讓孩兒們耍一耍了

筆者知道有些人肯定會對此持不同意見;他8歲的兒子是《憤怒的小鳥》的忠實粉絲。他在16級的時候達到“付費或等待”的節點,發現這個等級玩起來有點困難,在經過幾天的嘗試後,他又跑回平板上玩《我的世界》去了。

這就是Rovio在免費增值或兒童問題方面的擔憂了,與家長們無關。孩子們都很天真:如果一款遊戲讓他們玩的不開心,他們會立即去尋找下一個替代品。

只要家長們鎖定了APP內置購買,Rovio就必將面臨孩子們離開憤《怒的的小鳥》的問題。

這與遊戲產業無關,從玩具、周邊、動畫短片到即將上映電影的吸引力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這個著名的兒童品牌。也許現在到了將《憤怒的小鳥》遊戲從其產品線剝離的時候了,無論是付費還是完全免費,其存在的意義僅僅是爲了促進其周邊產品的銷量。

這將使《憤怒的小鳥2》及其後續作品的軌道引向成年人,那些可以自己決定(或承擔)是否要付費的玩家羣體(沒錯,買吧,少年!)。

記住一點,幾乎每個免費增值模式都可以被關乎玩家遊戲表現的數據所影響–這與許多手機上的戰爭遊戲或三消遊戲不一樣,一個遊戲具有鮮明特點的角色和生動有趣的核心遠比一個空洞的商業模式更重要。

 

作者:Stuart Dredge 翻譯:GRG遊戲研究組/Dean 來源:thegurdian

注:本文爲GRG原創翻譯,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