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產業是座大金礦 四種商業模式待開採

8

近日,第8屆世界電子競技運動會在印尼雅加達舉辦,11名中國國家電子競技隊運動員將參加《CS:GO》《英雄聯盟》 (非職業選手) 和《爐石傳說》三個項目的比賽。而同一時間的美國,由《英雄聯盟》遊戲開發公司Riot Games舉辦的《2016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也在火熱進行,來自中國大陸的三個職業戰隊EDG、RNG、IM,正在向着最終的冠軍寶座衝刺。

前者是國家隊,後者是民間職業戰隊,可見電子競技在中國發展勢頭迅猛,既有自由競爭的職業戰隊,也有受國家認可的國家隊,雖然現在的電子競技在情感認同與社會知名度上,比之其他運動項目有着很大的差別,但誰也不能否認這是一座大金礦,並且還是一座待開發的金礦。

中國電競一座千億的大金礦待開採

今年8月,艾瑞發佈了《2016中國電子競技及遊戲直播行業研究報告》,顯示中國2016年電競整體用戶規模達到1.7億,2015年端遊電競市場規模爲269億元,2016年預計將超300億元。其中電競遊戲收入仍是主要組成部分佔比高達91.5%,電競衍生佔比不到7.4%,電競賽事收入佔比僅1.1%。

從報告中看出,拋開遊戲本身的收入,其衍生及賽事收入非常小,相比傳統體育足球、籃球兩位老大哥的收入構成,中國電競尚在學步階段。據《中國足球中長期發展規劃(2016—2050年)》顯示,全社會經常參加足球運動的人數超過5000萬人(觀看人數不算),規劃裏預計將來中國足球市場空間在8000億元左右。可見,從體育項目人數收益轉化來看,電競現在效率非常低下,雖然兩者並不能一概而論,但從三倍用戶規模上來對比,中國電競市場要在千億以上纔算正常。

現在中國電競發展不成熟,呈現着參與人數衆多,收入渠道卻很少的尷尬局面。我覺得造成這種現狀的原因主要是三方面:

第一,主流社會不認可,電競用戶消費能力一般。從楊永信電療“網癮”引發的爭議可見,大部分父母仍然將“愛上網”當做一種不正常現象看待,其中電競更被歸爲“不務正業”的尷尬位置。來自主流社會的這種不支持甚至打壓,無疑抑制了電競的良性發展。而電競用戶主要是80後-00後這一區間,據普華永道一項報告顯示,68%美國電競觀衆年齡不到35歲,而中國用戶構成大抵相似,這一羣體中除了80後,大部分尚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或剛參加工作,也是電競如今人數多,收入卻一般的原因之一。

第二,中國電競商業體系不完善。如《魔獸爭霸》、《星際爭霸2》、《DOTA2》、《反恐精英》、《穿越火線》、《英雄聯盟》等知名電競遊戲都是國外遊戲公司研發,而一些全球知名的電競賽事如CPL和ESWC大多是國外來運營,近兩年中國電競遊戲賽事也在增加,如CEG、WCA及LPL等觀看人羣越來越大,但整體上來看,中國電競商業體系尚不完備。從周邊衍生到賽事舉辦,都在摸索階段,而商業體系的不完善,各個環節缺乏專業的團隊,也造成了電競收益沒有與人數成正比的重要原因。

最後,缺乏規模化體育賽事運營經驗。目前,在全球範圍內,電子競技產業發展得比較好的的是美國、歐洲和韓國。在美國,CPL(電子競技職業聯盟)是電子競技的主要推動者,與韓國的WCG、法國的ESWC(電子競技世界盃)並稱爲世界三大電子競技賽事。這些國家除了韓國,歐洲有足球,美國有NBA,正因爲足球與籃球的發展,傳統體育運動規模化的體育賽事運營經驗,許多照搬到電競中,如賽程設定、贊助商機制、轉播權收益等,由於缺乏這樣的積累,讓中國電競空有近兩億用戶,卻不知道如何撬開這個市場。

9月初,經教育部發文“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正式成爲了大學其中一個專業,該專業主要爲電競產業培養相關從業人員,包括電競運動員、教練員、裁判員、職業經理人、賽事策劃與執行、戰術與數據分析、場地運營與維護、俱樂部運營與管理、電競主持與主播、電競商務等相關人才。可見,從將電競作爲一個產業來看,這一次大學第一次走在商業的前面。

回顧現在中國電競的現狀,或者說全球電競的發展現狀,很像中國大陸早期的娛樂圈,十年前華語影視劇中港臺明星是主力軍,大陸演員要麼不知名,要麼是配角,經過多年追趕一些大陸本土藝人如鄧超、黃曉明、范冰冰、李冰冰及新生代鹿晗、TFBOYS等崛起。作爲體育產業新生代,相比他的前輩,電子競技發展還很稚嫩,雖然面臨着諸多問題(不僅中國,美國關於電競應列入合法體育項目而努力),但歷史的潮流是無法阻擋的,一個要比足球、籃球更加龐大的體育項目或許就誕生在電子競技裏。

電競或成爲最全民的體育“運動”

電競作爲信息時代的產物,擁有者其他體育運動無法比擬的優勢,比如不需要場地,比如突破地域限制,比如對體力要求較低等。

作爲一個80後,坦誠地說自從離開學校,足球、籃球玩的就越來越少了。其中兩個重要的原因,第一是人湊不齊,第二是缺乏場地。以足球、籃球來說,最少需要六個人,多了要二十二個,在帝都裏因工作忙碌猝死的新聞月月都發生,湊夠人一起花費半天時間聚到球場,痛快打幾場的機會越來越少。其次是場地問題,雖然大城市裏足球、籃球場地很多,但大多在學校、社區、專門的運動場館裏,因爲場地少,大家又都在非工作時間集中玩,湊齊了人卻找不到場地的情況也屢屢發生。

近年,足球被官方重視,據《全國足球場地設施建設規劃(2016—2020年)》顯示,計劃到2020年,全國足球場地數量超過7萬塊,平均每萬人擁有足球場地達到0.5塊以上,有條件的地區達到0.7塊以上。即使拋開現實情況,不考慮人口密集區場地寸土寸金的事實,7萬對比14億人口依然是杯水車薪。

上面這些問題,放在電競上似乎都不存在,首先只要用戶有一臺配置尚可的PC,安裝上電競遊戲客戶端即可進行遊戲,除了部分對硬件配置要求較高的遊戲外,目前如《魔獸爭霸》、《星際爭霸2》、《DOTA2》、《反恐精英》、《穿越火線》、《英雄聯盟》等在3000左右的臺式電腦及5000開外的筆記本上都能玩。相比足球、籃球對場地的要求,電競這一優勢是天生的。

而在團隊組建上,由於電競是通過聯網對戰,所以並不用用戶專門湊到一起,除了一些大型賽事,當下火熱的電競遊戲許多是來自全國的用戶,通過遊戲自動匹配對戰。這樣讓電競對用戶的地域完全沒有限制,通過聯網名義上地球兩端隨便兩個人都可以戰鬥,用戶隨時對戰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另外,相比一些消耗型體育,電競對用戶體力要求不高。而且,電競遊戲作爲一種電子遊戲,本身受各個年齡層用戶喜歡,具備很大的用戶基礎,反觀體育中籃球、足球等運動,適用年齡、人羣相對會受限制,很大一部分人並不能享受其中的樂趣。

當然,由於電競脫胎與遊戲,在社會認同上,電競還要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隨着互聯網原住民90後、00後逐漸長大,對電競沒有天然隔閡的他們,將會在下個十年成爲社會接納電競搖旗吶喊的主力軍。從用戶基礎、參與門檻到人羣屬性,電競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假以時日電競或成爲最全民的體育“運動”,而這背後則是充滿想象空間的商業機會。

一些國外的數據也有證實,據美國洛杉磯市的研究機構Sparks &Honey發佈的報告稱,至2017年,電競觀衆人數將超過北美最火體育賽事:NFL超級碗(美國比NBA還火的橄欖球賽事)。作爲NFL旗艦賽事,超級碗場均收視人數達到了1.144億。報告顯示在2014年,《英雄聯盟》、《反恐精英:全球攻勢》、《神之浩劫》、《Dota2》和《坦克世界》5款熱門競技遊戲的賽事在線觀衆人數達到5500萬,收視率比2012年激增643%。Sparks &Honey認爲,隨着電競賽事轉播渠道數量進一步增長、賽事組織逐漸規範化,電競在全球範圍內的潛在受衆人羣達到14億,賽事收視率將超過美國的任何一項傳統體育賽事。

四種商業模式:大中小創業者都有機會

電競有電競的缺點,比如容易沉迷,比如流行遊戲各自爲政,比如遊戲公平性被遊戲公司左右等,但不可否認,隨着電競用戶數量的增加,這個產業正在壯大,只要有用戶的地方就有商業的影子。在這個產業裏,至今已衍生了多種商業模式。今天就大致將它們歸類爲四種:

運營賽事:雖然電競遊戲開發多是國外遊戲公司,但在不同的國家、地區,遊戲公司都會將運營權給予本地遊戲運營公司代理,依靠運營、舉辦賽事收益已是中國電競主要收入模式。比如在前文艾瑞報告裏,電競遊戲收入佔比91.5%就是這一類,可以說這是賺錢最快的一塊,也是相對成熟的一個部分。

適用:大型遊戲公司,例如騰訊運營的《英雄聯盟》《穿越火線》,完美世界運營的《DOTA2》,網易運營的《爐石傳說:魔獸英雄傳》,《星際爭霸2》等,因爲涉及到巨大的前期投入及維護成本和運營實力,一般中小型創業很難介入,不過舉辦地域性的中小賽事倒是個小投入大產出的選擇方向。

戰隊經濟:以LOL來說,目前許多名企、明星及其他資本在做,如王思聰擁有的IG戰隊,周杰倫旗下的J戰隊,NBA球星、波士頓凱爾特人前鋒傑雷布科收購的Renegades戰隊,傳聞要“摩擦”楊永信的韓寒也有意成立電競戰隊。而名企上,LOL中的韓國三星戰隊,中國虎牙贊助的韓國ROX Tigers戰隊,都曾在此前的LOL全球決賽中獲得冠亞軍的名次。這些活躍在電競賽事上的明星戰隊,其經濟來源除了各種賽事獎金,還有贊助收入外,其本身自帶的人氣效應也是價值之一,比如三星戰隊獲得2014年LOL S4總決賽冠軍,以當時《英雄聯盟》月活躍用戶高達6700萬來算,拋開獎金不說,這個廣告價值對三星來說就是無法估量的。

適用:各類創業者,據一些新聞報道,現在成立一支戰隊,初期成本每年在幾十萬到千萬不等,比如LOL裏很多不算很有錢的前職業成員建立了自己的戰隊。除了少部分可以通過獎金、贊助、代言獲利,大部分在持平甚至虧損狀態,從事戰隊經濟,重要的不是你的錢夠多,而是對於該競技產業的理解程度和管理,只要擁有良性的運營,就能夠獲得很好的收益。

IP衍生:電競遊戲就是個大IP,直播算是一個,電競直播的市場已經不用說,許多電競播主年盈利已經在千萬級別。另外在內容方向,有垂直媒體、小說、漫畫等形式可盈利,以及手辦、玩偶周邊(目前大多遊戲公司未開放知識產權)。電影也是重要的一塊,一般都是遊戲公司自己或選擇機構打造,如《古墓麗影》《生化危機》《魔獸世界》電影等獲得高票房。如今,由於電競IP版權在遊戲公司手裏,內容IP開發受遊戲擁有方態度所限,不過除了部分擦邊IP的移動遊戲被告侵權外。一些同人漫畫、同人小說倒十分流行,尤其是垂直類媒體更是門檻不高的創業項目。

適用:中小創業者及個人創業者,當下如足球、籃球有《足球旋風》、《灌籃高手》等廣爲知名的體育動漫,影視裏也有周邊的《少林足球》《功夫籃球》等影視作品,電競IP衍生方面,隨着用戶人羣的加大,相信類似的重度內容產品會出現。不過,垂直媒體、小說、漫畫門檻更低,在電競這麼大的人羣裏,只要能做出引發共鳴的IP衍生,自然會帶來收益。

明星運作:足球有足球明星、籃球有籃球明星,電競雖然有一些業內名人,但相比貝克漢姆、羅納爾多、喬丹、科比的全民影響,電競尚未出現一些真正有影響力的人。可以說,在1.7億而且是年輕爲主的用戶基礎上,很難想象現在的電競缺乏自己的名人。其實很大的原因,是業內缺乏明星操盤手,就連大陸明星運營現在多還在起步階段,電競明星運作的上下游鏈條都極其缺乏。

適用:專業的明星經濟公司,如今電子競技和其他體育一樣,許多職業選手二十多歲就已經退役,他們有自我包裝的需要,而職業生涯爲他們帶來的知名度,也具備明星化的條件。不過,因爲缺乏這樣的專業公司,許多以前知名的電競選手,好一點的靠直播和買餅活得滋潤,差一點的可能不到兩年就被遺忘。然而業內電競明星運營極度缺乏,整個明星運作還處在退役職業明星靠個人魅力吸引人氣的初級階段,如LOL的PDD、五五開等,但這離全民明星的運作還差很多。相信專業公司的介入,將大大開發電競明星背後的商業價值。

如今,許多人知道電競還是因爲電競直播火爆影響,豈不知在電競的背後,中國幾億、全球十幾億的用戶羣,正在營造一個商業帝國,或許當下電競比起足球、籃球等全球知名體育運動影響力還不足,但隨着互聯網原住民一代的成長,由他們帶動的信息時代獨有體育賽事——電競,正在引起一場“全民體育”新革命的發生。

from:創事紀